首页> 灵异> 阴阳诡医> 第1章 阴阳蛋糕

第1章 阴阳蛋糕

作者:九命野猫更新时间:2017-11-16 00:04字数:2018

我叫阳子阴,我爸姓阳我妈姓阴,所以他们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我爸是一名全能医生,所以我遗传了他的基因,也成为了一名医生。

我妈也是医生,不同的是她不给人看病,只给一些非人类看病,这些非人类可不是阿猫阿狗,而是那些妖魔鬼怪之类的看病,因为她是一名阴医。

阴医这个职业和医生一样,有医生这个职业开始,阴医这个职业就已经存在。

阴医给非人类看病有一个规矩,一夜只能看一个病患,这也是作为阴医对自己的一个约束,尤其是我这个男阴医。

一夜一患这也是我妈给我立的规矩,原因就是如果我不想变成女人的话就要遵守这个规矩。

阴医之术每使用一次我的体内就会增加不少的阴气,这阴气一多我就会阴阳失调,轻的话就会让我一段时间很娘炮。

这要是严重的话我就会由男变女,那可就不是开玩笑,这变成女人可就变不回来了。

所以我每天晚上只能接诊一个非人类病患,这要是多接一个的话我小弟就会缩短一些。

想想小弟就那么点大,要是多接两个病患的话我小弟缩没了,那铁定由攻变受。

而且这阴医接诊的病患可是千奇百怪,这要是胆子小的话几次就能整疯掉。

想想一个阴风阵阵的夜晚,一个人坐在诊所内,突然一个身影坐在了你身边,你一问它要看什么病。它转过头耷拉着就掉到你身上,还说大夫我头老是会掉,你能不能帮我固定好?我想你直接吓得魂魄都七零八落了吧?

所以说我没有被这些非人类吓死,或者疯掉,这还真要多谢我爸妈了。因为他们从小就让我见识了这些东西,所以等我真正接触的时候最多就是吓一跳,之后就适应了。

今天是我成为阴医的五周年,而且也是我爸妈的生日,所以今天我早下班去定生日蛋糕。

每年爸妈要我定做的生日蛋糕都很奇特,每次都要在我的指导下人家蛋糕师傅才能做出来。

因为我定做的蛋糕叫阴阳蛋糕,就是一个蛋糕分为阴阳两部分,阴面为巧克力,代表我老妈,阳面为奶油代表我老爸。

这样的蛋糕做出来后看着很精致很特别,但给人的感觉也是很怪异了,也就是我们一家诡异的人才不觉得这样的蛋糕会怪异吧?

“同行,你这阴阳寿犯忌了。”

我拿着已经做好的蛋糕正在回家的路上,一个迎面而来的墨镜男看着了我手中打包着很漂亮的蛋糕对我说道。

我停了下来有些好奇的打量了这个墨镜男,这冬季的傍晚时分还带着墨镜看着就不像正常人,一般盲人才戴这类的墨镜,但看着男人身着西装笔挺,步行稳健可不像盲人。

而他看一眼我手中的蛋糕盒就知道里面是阴阳寿,那说明此人还真可能是同行。

“因何犯忌,还请先生指点?”

我虽然是阴医,但一些方面上还是有不懂的东西,就比如说这阴阳蛋糕吧也叫阴阳寿来着,对我爸妈每年定这样的蛋糕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他们的生日蛋糕而已。

我每次都问,他们都说这些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所以我就觉得他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阴多阳少阴阳失调,阴开阳闭祸端将起。同行好自为之。”

墨镜男说了十六个字就让我好自为之就走了,这听着我有些莫名其妙,欺负我文化低不成?

我一边想着这十六个字,虽然不太了解全意,但要是听出来了这一定有事要发生,但至于什么事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我爸妈懂。

回到家后就把路上遇到墨镜男的事告诉了爸妈,他们都说没事,说只是江湖骗子胡言乱语不可当回事。

但是他们一丝惊慌的眼神被我捕抓到,也就是说他们对我说谎了。

“爸妈一定有事瞒着我,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事。”

我在心中对爸妈的话开始产生怀疑了,过个生日的话也没什么,但为什么要做阴阳寿蛋糕,别跟我说因为他们一个姓阴一个姓阳,这话说不通了。

“儿子,来,吃蛋糕了。和往年一样,你要吃掉阴阳寿的一半,剩下的就我们两吃。”

我妈说着就开始给我分蛋糕,这个蛋糕不大,所以就是一半我也能吃完。

不过我搞不明白这个阴阳蛋糕他们为什么不插蜡烛许愿,而且给我吃的部分是阴面一半和阳面一半而不是整个阴面或者阳面。

我每次问为什么他们就说,因为老妈要吃阴面的巧克力老爸要吃阳面的奶油,要是我一个人吃整个阴面或阳面的话,他们有一个就没得吃了。

因为我爸从不吃阴面上的巧克力蛋糕,我妈也从来不吃阳面上的奶油蛋糕,所以也就只有我吃了阴阳两面上的巧克力和奶油蛋糕,感觉这个生日更像是给我过的。

不过我的生日不是今天,而是下个月的今天,但是每年我生日他们都很默契都玩消失,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们。

第二天后他们又双双出现,我说昨天我生日,他们就会说:“哎呀,对不起啊儿子,我们给忘了。明年爸妈一定给你补上。”

可是第二年照样这样,所以我每年都没有过成生日,但是每年都陪着他们一起过他们两的生日,我都怀疑今天是不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共同生日了。

吃了蛋糕我晚饭就没吃多少就去了诊所,其实我很想不来,白天医院上班就很累了,我就想在家睡觉。

但我妈每天可都监督着我,所以不得不来。

打开诊所门一道阴风就吹进了诊所内,让房间内变得阴森森起来。

我是已经习惯了,所以照常穿上白大褂坐在靠椅上玩手机等病患上门。

“医生,你帮我看看生了什么病啊,我感觉浑身无力很不舒服,这样好几天了,是不是得什么严重的病了?”

突然一个沙哑无力的声音吓我一跳,我看着片子正在兴头上呢,差点就把手上的手机摔地上了。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