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绝美尸妻> 第一章 阴亲

第一章 阴亲

作者:泡椒凤爪更新时间:2017-07-08 08:30字数:3350

我们的村子很穷,除了编竹制品没别的营生。母亲怀着我的时候去了村里的竹林,回来生下我就死了,父亲因此重病十多年,欠下一屁股债,就在昨天还去世了,只剩下我和爷爷奶奶。

我的心情很难过,在村道上散心,忽然走到了竹林。竹林是村子的禁地,村里人从不去那里砍竹子。我的第一反应是掉头离开,但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了让我心动不已的画面。

竹林里有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她背对着我,我无法看到她的脸,只听见她在竹林里唱歌,美丽的歌声动人无比,每唱一句我情不自禁地就舞动起来,优美的歌声加上傲人的身材,让我觉得好像看见一副绝美的画,甚至都快呼吸不了。

我只觉得浑身难受,肚子下面都起了反应。为了看得更清楚,悄悄地走进了竹林里,躲在竹子后偷看。

忽然,她将身体转过来了,我赶紧趴在了地上,心也是怦怦怦的跳。

她实在是太美了,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她全身皮肤好似白玉一般洁白无暇,月光打在她的脸上,光辉流动,在她的脸上就好似清澈的水面上荡起的阵阵涟漪,一下子我就被她的绝美脸庞给吸引。

细柳般的眉毛,一双勾人摄魄的美目,只轻轻一眨,就好似在对人说话一样。

她发现了我,还朝我走过来。我心虚,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就朝竹林外边跑。不知道是风的原因还是别的,我似乎听见她在叫我的名字,我以为听错了,反而跑得更快。

一边跑我一边回头,生怕她追上来,但是又希望再看到她的身影。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去那里砍竹子,因为村里的女人怕自家的男人,看见了她的模样,就忘了家里的黄脸婆。

一路跑回家里,偷偷溜回了房间,躲在被窝里偷笑。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鲜艳无比的春梦,梦见我和竹林的女人颠鸾倒凤……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内裤都脏了。

拿着内裤正要去洗,忽然外边传来激烈的吵架声,赶紧冲出房间,一看家门口堆了一群人,那些人我都认得,我家都欠他们的钱,隔三差五就来讨债。

我以为父亲死后,他们会体谅体谅我们,没想到父亲刚死,今天他们就来逼债了。面对十万的巨款,我陷入了绝望,甚至想到了死亡,直到我碰到了她——我们村里的神婆。

好不容易陪着笑脸让债主走了之后,一脸麻子,拄着一根白骨棍的神婆,竟是一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我家,我见到她是又惧又怕,心里想到她来找我干什么?我家可不敢……欠她的钱!

她阴冷的三角眼打量了我一会,频频点头,就像在打量一位乘龙快婿一般,虽然她并没有女儿,也没人敢做她的女婿。就在我快被她吓傻的时候,她才开口问我有门亲事愿不愿意结,我无力的笑了笑,我家都这样了哪里还有什么姑娘会往火坑里跳?

我跟神婆说,您老就不要寻我乐子了,没事我就先回屋了。

神婆出言拦住了我,对我解释道:“孩子,只要应承了这门亲事,明天早晨七点整,亲家会打给你十万还债,你想想,十万不仅能还债,还能让你父亲风光下葬咧!”

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家,不仅愿意把女儿嫁给我,还愿意帮我还债?

神婆看到我疑惑的表情,也不打算瞒我,把实情跟我说了一遍。说是亲家那位姑娘不是活人,前天溺水死了,亲家念在姑娘死得早,没个男人,就打算找个年岁相仿的男子结阴亲,找来找去,就找到了我。

“好!”只要是不让我死,任何事情我都会答应。我没办法啊,我真的没办法!看着父亲来不及下葬的冰冷身体,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我真的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神婆满意地点头,开口道:“只要你结了阴亲,三年后翻身捡骨的时候,你也算是圆满了。写一封休书,到时候两家再无瓜葛,你就可以娶妻生子了。你觉得行,就点头,不行我再找别人,可别说我麻婆不帮你!”

听到神婆的话我眼前一亮,要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是给父亲知道我给徐家断了后,他不得从阴间回来打死我?我猛地点头,并且给了神婆我的生辰八字。

神婆很满意,说亲家明天就会打钱来,后天就办喜事,叫我在家准备准备。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明白了,她没说什么,随意的瞟了瞟我家房子,然后拿着白骨棍在地上一杵,一划一横,竟是画了一个叉。

我有些发愣,竟是不明白她这样做是为什么,她也不打算解释,画完了就走了,我从她眼神中好似看到一道诡邪的目光闪过,配合她那阴冷的三角眼,让人不寒而栗!

她走了之后,我往回走,见到爷爷刚从房间里出来,指着走了不远的神婆疑惑地问我:“那鬼婆娘来干什么,你跟她说了什么,她说的话可千万别信!”

我撇开头,不敢与爷爷对视,生怕他什么端倪来,撒了个谎道:“没事,她问咱家有没有刚死不久的公鸡仔……”

爷爷一听,气得直拍大腿,大骂神婆没安好心,指不定是想弄什么古怪,坚决不能给她!我摇了摇头,咱家别说鸭仔了,连青菜都被人拔光了,没什么可以让别人拿了……

瞬间,爷爷默然无语。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找个借口说是去灵堂一趟,看看父亲去。爷爷摆了摆手,说去看看也好,他一个人在那也挺孤单的。

我点头说是,就从家里拿了香和纸钱,还有一大瓶饮料瓶的米酒,匆匆去了离家不远的灵堂。

在我们那边,灵堂不仅是摆放祖宗牌位的地方,但凡村里死了人还没选好日子下葬的,都要放在那里两三天,说是用祖宗牌位压着,不让脏东西跑出来捣乱。

我父亲昨天刚去,没选好日子,所以就抬到灵堂放着。一般都是第二天下葬,因为最迟第三天就要下葬了,再不下,祖宗牌位就震不住了。

可是我家没钱,还找不出钱来买棺材下不了葬,只能让父亲躺在稻草和席子搭成的床铺躺着,一想到这个,我的心窝子就钻心的痛,不知不觉就到了灵堂。

刚一踏进去,脚下就吹来一阵阴风吹过脚踝,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抓着我的脚一般,心里顿时觉得有些诡异和害怕。望着挂满墙壁的祖宗牌位,开始有些担心会不会震不住那些脏东西,毕竟这里死的人不少。

数百年来,不仅是老死的、病死的、还有许多是惨死的、冤死的……也都来过这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聚集在这里不肯离开!

但当看到父亲躺在那里的时候,我的心里面稍稍心安,毕竟虎毒不食子,父亲就算有什么冤苦,也不会为难于我。

我壮着胆子走到父亲跟前,刚想开口把阴亲的事跟父亲说说,结果一看到父亲的模样,瞬间我就吓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父亲闭紧的双眼,在我上前的那一瞬间,忽然瞪得跟铜铃一般大,苍白的眼珠子布满血丝,已经溃散的瞳孔刹那间缩成一个黑点,看起来十分的诡异恐怖。

“啊——”我大叫一声,条件反射地往后一跳,紧紧地贴在墙壁,心跳急剧跳动,后背湿了一大片。

“父亲?父亲……?”过了一会儿,我缓了过来以后,才刚上前去看,只见父亲的眼角竟然流出泪水,更令人难以置信!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以为是父亲灵魂遗留之际见到家里变成如此境地,感到十分的不甘。害怕之余,我感到一阵心酸,眼睛不由自主地就留下了眼泪,嘴上说着安慰父亲的话,伸出手去顺下父亲的眼睛,希望他能安心的离去。

可当我用手顺下去的那一刻,似乎有股莫名的力量抵住我的手,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无法顺下!而父亲的眼睛一直睁着,变成一个黑点的瞳孔,仿佛在注视着我!

我完全惊呆了,张着嘴巴,瞬间变得僵硬的身子不断地往后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望着父亲,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完全颠覆了我的人生观!!!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兴许只是个巧合,我咬着牙,上前一步,伸出颤抖无比地手,再一次顺下父亲的眼睛,可是父亲却……还是瞪着眼睛不肯闭上!

并且……父亲眼角流下的泪水骤然变红,竟是化作了两道血泪!

“死人流泪,这是死不瞑目的意思啊!”

我忽然想起村里老人经常说的话,死人若是闭不了眼睛那就是心有不甘,流下眼泪则是有事未平,而流下血泪则是……死不瞑目,内心有极大的冤仇,不甘心就此离开人世的意思啊!

唰——我的后背全都湿透了!

我哇的一声大叫,扔掉了手中的纸钱和香,整个人就跑出了灵堂,飞奔了数百米,跑回家中,害怕地躲在了被窝里,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脑子乱成一片浆糊。爷爷奶奶觉得我不对劲,问我怎么了,我只说是被狗追了,没敢把这件事说给爷爷奶奶听。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睡到半夜,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

我隐约看到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在床边坐着,一头长到细腰的黑发,紧绷的臀部,盈盈可握的腰肢,让人看得血脉喷张,一眼我就认出来她是昨天竹林里的那个女人。

不过她顶着红盖头,遮住了脸,就像新娘子一样,而我穿着新浪官的衣服,胸口戴着一朵大红花。我朝周围扫视了一眼,一朵朵的大红花挂在墙壁上,透着血一般的鲜红,还有一个大大的红双喜贴在墙壁,整个房间就像一个新房一样。

我不禁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