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不许叫我夫人

作者:杳嫣更新时间:2019-05-25 10:00字数:2134

因为湖心亭的事情,辅导员干脆让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家休息。他千叮咛万嘱咐的只有一句,那就是绝对不可以说我是在湖心亭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只能说我为了寻找梦游的陶然,最后两个人都晕倒在湖心亭里了。

而月修,这个救了我的重要存在,竟然被所有人忽略。好像是因为他提出条件,可以帮助学校彻底祛除怨妇鬼,相对于的条件就是学校不许透露他的任何消息。爷爷知道了我出事了,直接让我搬到棺材铺里住几天,一边照顾我一边责骂我的父母:“就知道赚钱,孩子出事了也跟没事人一样。”

父母的生意正如火如荼,当然不愿意牺牲时间回来看我。

“爷爷,你说什么呢,以后他们的生意还不是给我吗?”我替他们解释,把心酸都压在心底里,不让爷爷看出来,否则他一大把年纪了,还会更加难过。

陶然被学校强制送到医院检查,却也没有查出什么,之后又让她的父母接她回家。我和她没有都用微信联系,但是她一次都没有提过月修。在假期的第五天,我故意问她:“你什么时候来看看我?”

她回复我:“不打算去看你。”

月修正好把我的午饭端进房间里,一言不发的放在我床边的桌子上又转身准备走出去。他这几天都在想办法让我透露陆无离的消息,但是我面对他一句话都不说,嘴巴就像是用502胶水黏上了。月修多问了几次,问不出什么来,就保持沉默。

“月修叔叔……”我估计谄媚的叫他,看到他的背影打了一个激灵。

月修转过身,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我其实好的差不多了,再加上爷爷每天汤汤药药的给我灌,让我壮得跟一头牛一样,于是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跑到他的旁边,问我:“你想不想谈恋爱?”

月修忍住了打我的冲动,眉头一皱,回答我:“出家人不讲感情。”

“出家可以还俗,”我说:“据说我爷爷当年也是出家人,遇见我奶奶之后也还俗了呀。你呢?你觉得陶然……”

“不是每个人都顶不住诱惑的,”月修根本没有听我说完,尤其是我说到陶然的名字的时候,他很明显慌乱了,找了个借口开脱。他不知道,正好我爷爷就站在我房间的门口,估计是来看我恢复得怎么样了。

爷爷咳嗽了两声,月修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误伤了爷爷,低着头叫了声:“师叔。”

爷爷挥挥手,让月修出去了。

“爷爷,”我也乖巧的这么叫,既然爷爷已经来了,那么我也不敢太放肆。爷爷一直等到月修出去了,才开口问我:“我都听说了,那天在场的,还有一个什么鬼?叫什么?陆无离的老家伙?”

我心往下一沉,没有说话,低着头看自己脚尖,其实是在偷看爷爷的反应。爷爷继续说:“这几天闭门谢客,怕不干净的东西进来,棺材铺也暂时关门了。长苏那小子,来了好几次。”

爷爷话里有话,说的是让我多考虑考虑徐长苏。

“我知道了,爷爷,”我说:“陆无离你认识吗?他救了我几次,所以那时候也救了我。如果只靠月修一个人,我估计就再也见不到您了。”我是在故意告状,月修那时候只想着抓住陆无离,根本就不想管我的死活。

爷爷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沉思片刻之后,说了一句:“罢了。”

爷爷离开之后,我知道我得到了自由的指令,意思是我可以自由的出门了。这几天虽然没有说不让我出门,不过棺材铺的门口都关上了,后门也有月修守着,还随时检查我在不在房间里,和软禁没有什么区别。

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出去找陶然。月休态度我还搞不清楚,可是陶然那边我必须关注。好闺蜜准则第一条:好朋友看上谁,就搞定谁。

我刚推开后门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棺材铺的后门是一条非常偏僻而且安静的巷子,走出去之后还需要几分钟路程才到主干道,所以一向也没有什么绿化和装饰。可是呢,这一天竟然多了一棵很大的树,树荫正好盖到棺材铺后门。

我咳嗽了两声,这棵原本不存在的树没有反应,树干晃动了一下。

“这棵树看着不错,很适合做棺材呢,我回去让爷爷把他处理了,”我假装要回去叫爷爷过来了,这时候这棵树发出人声:“主人,主人,不能砍树灵,遭天谴!”

“啊,这棵树竟然会说话耶,”我假装自己非常吃惊,事实上早就知道这棵树是树灵变化出来的。

树灵乖乖的从一棵大树,变成了初中生模样的小孩。还是那身绿色的连衣裤,粉白的小脸在阳光下看起来更有精神了。他站在我面前,问我:“主人,你好些了吗?为什么不叫树灵去救你?”

小孩子天真的脸说这样的话格外可爱,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你知道怨妇鬼有多厉害吗?就连陆无离也被她伤到了。所以,我没有叫你。”

树灵摇摇头,眼神坚定的对我说:“主人,我说过,不管什么样的情况,只要你下命令,我就一定会赶过去。”

我有些感动,小小的树灵比很多的人类有情义。

“你不知道那个怨妇鬼有多厉害!”我继续解释,怕伤了树灵的心:“我亲眼看着陆无离被她掏了心,幸好月修道士及时赶到,要不然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陆无离现在是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呢!”

我完全把树灵当一个小孩子忽悠。但是,我担心陆无离的安危,这一点是真实的。陆无离在这段时间里也没有来看过我,也没有其他的,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我怎么会魂飞魄散呢,夫人真是说笑了,”说曹操曹操就到,陆无离摇着他的折扇,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他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太普通,但是恰好和最近流行的汉服契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汉服爱好者罢了。

“你怎么在这里?”我吃惊的情绪更多一些。

陆无离用扇子指了指树灵,说:“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的小跟班,夫人。”

他又开始一口一个“夫人”了,我忍着怒气,警告他:“我也说过了,不许再叫我夫人!”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