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嗜血邪物

作者:余生陪你更新时间:2019-05-14 17:45字数:2221

那个原本悬挂在墙上的瓶子,竟然开始砰砰晃动了起来。

晃动又内而外,就像是有什么活物想从里面挣脱出来似的。

等孟老爷子解下符纸,瓶子才停止了晃动。

孟老爷子看着这个古香古色的瓶子,整张脸变得铁青无比,要多难看就有难看。

“这个瓶子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孟老爷子语气极为严肃,眼神一下子转到了从慧芳身上。

从慧芳被老爷子这眼神猛地吓得浑身一哆嗦,将目光看向我:“是..杨宇给我的,可是这瓶子确实是把那个侵扰我的厉鬼给赶走了啊!”

孟老爷子看着这个晃动不停地瓶子,意味深长地说:

“驱虎吞狼,虎祸原要大于狼患啊!”

孟老爷子这话我能听明白,大致意思就是说这瓶子里也有脏东西。

而且这东西的实力比那个厉鬼要强大的多。

可这瓶子是

我不由得想起了王婆的交代。

这瓶子里该不会是藏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吧?

“小友,可以告诉我这个瓶子是谁给你的吗?”

孟老爷子忽然将话锋转向了我。

“是一个叫王婆的人。”我说道。

孟老爷子又追问道:“那这个瓶子的东西她有告诉你吗?”

我摇了摇头,正准备跟孟老爷子解释一番,可他却先我一步说道:

“你们阴阳先生之间有一个规定,那就是同行之间办事绝不砸破砂锅问到底,对吧?”

我一惊,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不成这孟老爷子也是阴阳圈的人?

“我不是阴阳圈的人,但同为修道之人我对阴阳圈也颇有了解,这个瓶子里的东西来者不善,恐怕你是被算计了。”

孟老爷子的话句句诛心,我脑海里的回忆再次回到了在王婆家的所见所闻,觉得这里面确实有些怪异。

村长说她精神受到刺激,可我并未发现她有什么反常举动,就是高冷了一点。

其次她对当事人从慧芳态度也是极度矛盾。

如果真是因为小心眼,那你之前大可就不帮啊!

而且她还拿走了我的三滴精血。

我可没听说过三滴精血就能锻造什么法器的。

感觉事出有妖,我就急忙就将精血的事告诉了孟老爷子。

孟老爷子听后当即就一拍桌子:“你被她蒙了,她是想用你的精血饲养瓶中的邪物。”

我心里咯噔一下。

在她取走的一瞬间,我就有一种昏天黑地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她不让从慧芳母女进来,就是担心她们在保持清醒的情况下,看见自己喂养邪物。

我可听说了,用精血喂养蛊物,那是会折寿的。

“那现在咋办,我血也送了,还带来这么一个东西,我会不会折寿啊?”我心惊胆战的问孟老爷子。

孟老爷子说三滴的话影响不会很大,顶多会偶感神情恍惚,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听见没事,我这小心脏才复回到了原位。

我跟孟老爷子商议道:“既然这瓶子里的是脏东西,那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它砸了在合力干掉他,不就行了吗?”

孟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东西应该已经成形,我们又不了解她的底细,鲁莽行事只会惹祸上身。”

“那岂不是我妈..阿姨要一直忍受梦魇的折磨?”

看着我未来丈母娘眼上那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我就心疼的不得了。

“要不这样吧,慧芳这几天你先出去住,等我过几天忙完家族的事,我陪这位小友去会一会那个王婆,怎么样?”

我插了句话道:“那就不能把这个瓶子扔掉吗?”

孟老爷子低头附在我严厉地说:“不行,赃物身上有你的精血,如果瓶子被别人打开了,他第一个就得去找你麻烦。”

“好吧”我应声道。

“既然如此,那这事就这样定了。”孟老爷子边收拾东西,又有一搭没搭的问我:“小友,既然你出身于阴阳圈,可知道圈里有个名人叫杨启山?”

“啊,您认识我爷爷?”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在圈内确实极负盛名,但没想到时隔多年还会有人记得他。

“你..你是杨启山的孙子?”孟老爷子不置可否的问我。

“对啊”

“哦,久仰久仰。”孟老爷子板着的铁脸这个时候终于有了表情,带着孟紫艺笑呵呵地就往门外走了:“失陪一下”

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杨宇”从慧芳六神无主的拽着我说:“这个房子不能住了,这可让阿姨住哪呢!”

“额,等孟老爷子走了我就收拾东西陪您去酒店开房吧。”我挠了挠头皮说。

“不行,这些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住酒店我没有安全感。”从慧芳否决道。

“您还有其他要好的朋友吗?”

“没有。”

唉,她们母女俩彼此都是对方精神上的寄托,现在婷儿不在,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我思索好久,最终鼓足了很大勇气,才对从慧芳说道:“要不您住我那吧,就是我那地方太小了,不过您睡卧室,我睡客厅沙发。”

这句话说出来我都自觉有些后悔,人家一个整天住惯复试豪宅的人,跟着你一穷小子住一室一厅的公寓,这落差感也太大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从慧芳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随后还两手摸着我的脸廓,满是心疼地说:

“杨宇,真是委屈你了,还要让你睡沙发。”

“嘿嘿,没事…”

虽然睡沙发有些残忍,但一想到雨婷妈妈内心里接受了我这个大儿子,我就感觉到很宽慰。

经历了这几天,她也逐渐的把我列为了可依托的精神支柱。

决定下来不久,孟老爷子和紫艺就回来了。

和刚刚不同的是,现在的孟老爷子喜笑颜开,和刚刚态度完全是模棱两可。

“小友,听说你过几天准备去破四方阵?”孟老爷子问道。

“是啊”我回答道。

“哦”孟老爷子把孟紫艺拉了过来:“我这孙女从小就聪明好学,不知届时能否有幸见识一下杨启山孙子的阴阳风水堪舆之术呢!”

这个时候孟紫艺走了过来,低头细声说道:“你好,我很想跟你学习一下你的风水堪舆之术,可..可以吗?”

回想起她在44号那目中无人地样子,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行,随便吧。”

这时候,孟老爷子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说道:“这是我名下的玄宝斋,里面有上等的符纸和朱砂,如有需要尽管过来光顾。”

“哦。”接着这个茬,这老爷子又提她孙女把我的微信和电话号码一并要了去,然后才告辞而去。

她俩走后,我就帮着从慧芳拎着行李,去了我的出租屋。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