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冤家路窄

作者:余生陪你更新时间:2019-05-14 13:37字数:2125

在打扫家务方面,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懒人。

我的价值观念就是,宁可做120个仰卧起坐,都绝不叠一次被子。

难道是小偷进来之后发现没有可偷的东西良心未泯,才给我打扫的?

但这想法有些太扯皮了吧?

思来想去,我鼓膜着还是房东进来给我打扫的。

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和蔼可亲,水电费房租之类的零头从来都不要。

一定是他二次来找我的时候发现我不在,就顺带给我打扫了卫生。

我一个人在大城市里举目无亲,能有这样一个暖心大叔照料我,我忽然就感到心里暖暖地。

晚上吃完晚饭,我就躺进了被窝,刷了一会儿朋友圈,我就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陆雨婷。

也不知道她妈妈现在有没有再被那个厉鬼侵扰。

想到这里,我就拿起手机给陆雨婷发了一条微信。

以往陆雨婷都是秒回的,但今晚却迟迟没有回复。

我这一下就等到了半夜。

最后实在困得不行,我就扔下手机睡了过去。

第二早一醒,我就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微信。

仍然没有回复。

我惆怅地放下手机,心里平添了几分苦涩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是孤独,而是一种匮乏的空虚感,总觉得就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一场雨想念你

在我的心中都不可比拟

你走后什么都已经消失在风雨里

….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独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听见这个声音,我神经顿时亢奋了起来,满心欢喜的按下接听。

“杨宇,你今中午有空过来一下吗?”但电话那头并不是陆雨婷,而是从慧芳。

“嗯嗯,有的”虽然不是陆雨婷,但能被她妈妈约,也是一种荣幸啊!

“那就见面再说吧。”

“好的阿姨再见。”

挂断电话之后,我就赶紧穿好衣服,去洗手间洗了洗头发,抿了点发胶就急匆匆出门了。

到了她们家之后,开门是从慧芳。

当我看见从慧芳本人的时候,却极度吃惊,甚至吓了一跳。

她的面容很憔悴,上面挂着两个国宝级的黑眼圈身体也消受了不少。

从慧芳意识到了我的惊讶,就主动问我说:

“杨宇啊,虽说挂上那瓶子以后鬼是没来了,可你没告诉我副作用这么大啊!”

我心智不妙,急忙问道:“啊,什么副作用啊?”

从慧芳揉着黑眼圈说道:“这几夜来,我只要是一入眠,就会噩梦连连而且还被鬼压床..我都吓的不敢合眼了。”

我在心里一阵骂娘,这王婆可没告诉我,会有这么强的副作用啊!

虽然我有点想打开那个瓶子看看,但碍于规矩,又不好动手。

我只能宽慰从慧芳,劝她别想太多,毕竟有了那个瓶子以后,厉鬼确实也没再来。

进门以后,我又看了下四周问道:“婷儿不在家吗?”

从慧芳拿了两个茶杯倒上水和我说,婷儿去工作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哦”我不禁有些纳闷,这工作都不带手机的吗?

坐定后,从慧芳又跟我说,最近她老做噩梦,再加上婷儿不在家她怪孤寂的,就像找我过来陪陪她。

我听后心里一阵窃喜,难得她孤儿寡母的还能对我如此信任。

我赶快说道:“你孤单了可以随时来找我谈心,我在这座大城市也举目无亲的,对您和婷儿也很有归属感呢!”

说到这,我下意识的捂了下嘴巴,感觉我这后半句透露的信息有点多。

从慧芳又接着说道:“杨宇啊,我这几天有点心神不宁,就找了一个大师帮我看看,待会儿就来了,你别多想,我是怕你累着,所以才找他的..”

“没事”我笑着说道:“不管黑猫白猫,会抓耗子的就是好猫,况且瓶子的这事我也的确不方便插手。”

对我这么实在还这么关心我,她果然是没把我当外人啊!

从慧芳目光很温和的看着我,脸上洋溢着慈祥的微笑,那样子就像是看待自己的大儿子一样。

我心里乐开了花:这丈母娘看女婿真的是越看越顺眼…

就在我心旷神怡的YY之际,门外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按铃声。

“来了..”

“阿姨您坐,我去开。”从慧芳刚准备起身,就被我拦住了。

打开门后的第一眼,我就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

只见这女人穿着一套红色连衣裙,高挑地身材苗条精简,一张精巧的瓜子脸上无可挑剔,这冰封女王一样的仪态,不正是江城路44号的孟紫艺吗?

她看见我以后也是一愣,随之就瞪圆了美眸。

我俩四目相对,显然都没料到会在这碰上对方。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冤家路窄。

“紫艺,你们认识吗?”旁边男人目光深邃地打量了我一眼。

旁边的这个男人穿着一身古典的唐装,个子也很高,严峻地国字脸上有着几条皱纹,看样子比孟紫艺要大出很多。

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嗯爷爷,她就是我昨天跟您说的那个人。”孟紫艺趴在他爷爷耳边说话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见了。

他爷爷听了孟紫艺的话,额头青筋跳了一下,随后拘谨地跟我打了个招呼:“小友你好,是老夫失礼了。”

“无妨”

虽然我对他爷爷这样先鄙后恭的态度很是不满,但出于尊重,我还是客套了一下。

我将孟紫艺和她爷爷请到了客厅茶几前,从慧芳赶紧拿起茶壶,边恭维地说道:

“能请来孟老爷子,真是从某人三生有幸。”

孟老爷子谦逊说道:“你太看得起我老爷子了,这不就是举足轻重的事情嘛!”

虽然孟老爷子低调至极,但看从慧芳对他这慎重的态度,就足以看出这老爷子身份很不一般。

在综合昨天孟紫艺豪车接送的场景,这爷孙俩一定是非富即贵的厚实之家。

孟紫艺听着他们谈了一会儿之后,就转身参观了一下房子,似乎是不太喜欢听这些邀宠献媚的谈话。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就跟着从慧芳去了卧室,我和孟紫艺也跟着去了。

从慧芳将那个瓶子悬挂在了离床头柜大概有三米左右的地方。

孟老爷子拿过随行背包,从里面拿出两道红色的符纸,分别交叉贴在了瓶颈和瓶身上。

就在他贴上没一会儿,诡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