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别闹,我是侦探> 1-连环杀人案

1-连环杀人案

作者:帅帅14更新时间:2019-04-13 20:17字数:2240

周六,天气晴

海都的夏天放佛是要热死人的,气温总是在二十六七度徘徊不下,跟蒸桑拿似的。

最讨厌的事迎面吹来的风还总卷着一股子潮气,这让风湿病老大爷叫苦连连啊。

哥们儿可是尝过一中午都被阳光普照的感觉,因为工作有时候会在外面,所以难免会被晒到,海都的夏天可不是吹的,那酸爽,不言而喻.

当你走到汗流浃背想要仰天咒骂的时候又总会看到太阳公公那人畜无害的微笑,使你不得不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继续奔波。

说到底,来旅游的总是那些个外来的游客,本地人谁稀得去啊,海滩?呵呵让那些游客的遐想连他们的人一起被晒死在寒潭上吧!

这该死的生活,这该死的工作!

还好,今天休息。

六点十分,朦朦胧睡醒的我揉了揉眼睛看着外面的阳光嘴角露出了轻蔑的讥笑,然后把头转向了挂在墙上新买的“海狗”牌空调。

感受着从空调里吹来的习习凉风,我只能感叹:爽,实在是爽!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坐办公室?不就是为了不再外面汗如雨下像个狗一样吗?而此时我却胜于坐办公室,因为我躺着。

哥们儿终于不用拿着小扇子摇来摇去了,哪怕已经吹了一个晚上可看着窗外我还是能想到只要我一出门就被晒死在路上像个咸鱼一样一动不动的一样子。

结束了YY,觉也差不多醒了。

我走到厕所洗漱了一番看着镜子中帅气的面庞不禁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还挺帅的啊,为什么别人都说我丑呢?”

然后我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清早起床满满正能量,吃点大葱我沾点大酱,你看我和彭于晏长滴像不像!”

“叮铃铃叮铃铃.........”就在这时手机发出一阵怪响打断了我的歌声

我不耐烦的拿起手机心想“都周末了不能给点私人空间吗?”

我一看显示 来电联系人的名字-薛涛

顿时心中暗叫不好,只因为薛涛是我工作中的搭档,生活中的好基友。而这个点凭他那么不着调的人能给我打电话,只能因为有活干了。

“喂,姓胡的我和谐和谐,老子的拨榆是不是被你顺走了?”

一接电话就听到薛涛在那边气急败坏,那小语气放佛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来揍我一顿

我看了看电脑桌上的拨榆心想难道不是因为工作?

“哎这拨榆是你的啊,我看着颇有些精巧就拿过来欣赏几天,谁知道是你的啊”

“我靠,那可是我从寺里面求了一个多月才求来的,当时下班我尿急去了趟厕所就把拨榆放在工作室桌子上了,没想到被你小子偷走了”薛涛的语气显得很是不快

“喂,什么叫偷啊?行了行了,拨榆回头还你。不过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给我打电话不只是要东西吧?”

听到我说这话,薛涛那头沉默了半响,然后缓缓说道“的确,新来了桩活,而且挺难办的,你快过来看看吧,别忘了把老子拨榆带过来”说罢就急匆匆挂了电话

我苦笑一声,急什么啊,赶着去见他那死鬼老爹啊。真是的,这周末又不能消停了

........

........

在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毕竟这个故事还会继续下去。

我叫胡宰,海都人,26岁。工作在一个侦探事务所,事务所里算上老板七个人,我和薛涛自然位列其中.薛涛和我一样,海都人。我俩是光着脚一起长大的发小,他爹死得早我家也挺照顾的,两家亲的和一家一样。其他人在以后也会陆续出现。我们的事务所在市五环的一个写字楼里,而且还有个霸气的名字:鳄鱼事务所

七点整我刚下公交车就看见薛涛在写字楼下正瞪大了园眼朝我这里看来。我饶有兴趣的盯着他,就不动了。哎,哥们儿就试试他

过了会,薛涛见我一动不动不禁露出了一丝疑惑地表情,随后就向我疾驰而来

百米开外就听到他大骂“姓胡的你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下蛋呢,这么热的天你脑袋被烧瓦特了?!”

然后就见他闪了几闪到了我的面前,我刚想与他对骂几句就被一手抓住胳膊连拖带拽 弄到事务所里了,也是滑稽引得路人指指点点

刚进写字楼我皱着眉头就问“至于这样吗,不就是个拨榆?”

随后我捡起来地上的背包朝着薛涛就扔了过去

薛涛楞了一下然后就被盛着拨榆的大包砸倒在地“姓胡的我和谐和谐”

我大笑几声把薛涛拉了起来,薛涛掂量背包几下怒瞪我一眼,然后拉开拉链小心翼翼把拨榆拿了出来,就当着我的面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生怕磕着碰着

检查完没有损坏才把拨榆重新装进背包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头看向我“陈海给了我个文件,你看看吧。”然后走到抽屉前拿出个黄皮文件档案

我一想到文件里密密麻麻的黑子骤然就脑袋一晕。

哥们儿虽说是个正经大学毕业的,是比些个混混痞子强上不少,但从前也是老师口中的“问题学生”能考上高中也多亏爹妈给了个聪明的脑瓜才勉勉强强进了大学

所以啊,我最讨厌看字了,密密麻麻的你丫我要是个密集恐惧症患者早就死个千八百遍了。

我把文件又递了回去,苦笑“我就不看了,你直接口述吧”

薛涛沉默了一会说道“就在一个周前发生了连环杀人案”

“连环杀人案?”我惊讶的插嘴道

薛涛点了点头就把事件的前后说了一遍,大体如下:

据住在市中心的四线女明星小花被人发现死在家中。是她的邻居问道小花家中飘出恶臭敲门没人,打电话给小花也不接于是就报了警。警察来了把门撞开后就发现小花死在了厕所里

整个头插进了马桶里,身体软塌塌的倒在地上,满厕所都是血,小花也是全身都是伤口。凌迟也不过如此吧。

当场邻居就跑回了家中,就连跟过来的一个实习女警员都吐了。现场除了一张卡片上写着小花的名字没有别的有用的了。而且就再接下来的一周每天都有人跟小花一样死在家中厕所了。

这个案子影响实在太大了海都高层决定把案子交给陈海,让他一周破案。而陈海给了我们。

陈海是谁?陈海对于我来说是鳄鱼事务所的老板,对于海都市民来说是海都市市警察局局长,也就是海都市警察局一把手。

听完整个案子后,我也是毫无头绪,所以只能尴尬的咳两声“咳咳,还真是有意思啊”

“你直接说你什么也没看出来不就行了?”薛涛鄙夷的看着我说

我刚想反驳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把文件给我看看”

---- 作者寄语:帅帅14新坑,求推荐。谢谢各位大爷,更新时间周末五更,周一到周五不更。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