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端公阴阳录> 第七章 鬼打鬼

第七章 鬼打鬼

作者:魔法兄更新时间:2019-04-13 20:07字数:2993

我听完谭公的这一番话,又联想起那夜所见的鬼秃子,想必也正如谭公所说,这怕是要出大事了。

可无奈我还得赶去上学,也只好辞别了谭公跟林伯,匆匆叫上小胖一块往学校里去了。因为梅子的事情已经耽误了两天,这眼看也快要毕业了,我也只好回学校应付一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晚自习,我一路回来直接就去了谭公家,小胖半道上被他妈叫了回去,恐怕灰石坟的事情早已经传开了。

这两天我爸妈被我姑妈请去干活了,家里的事只好请了邻居张大娘帮忙打理。我姑妈在他们村上办了个小诊所,为了腾出空间房子需要扩建,而姑父一直在外面做工程一时也回不来,只好四处请了些人帮忙,不过这反而让我多了些自由。

我刚刚走到谭公家院门外面,就从李二哥口中得知谭公此时已经跟林伯去了灰石坟,说是好像是去做什么法事。

这李二哥从小就是个结巴,说起话来十分费劲,听的人就更加费劲了,我好不容易听明白了这几句,当下也懒得再搭理他,我见手电还有一些电,也匆匆赶去了灰石坟。

虽然我这即便是去了也帮不上啥忙,但是我既然已经入了这木门端公,至少前去也能学点东西,涨点见识。

我一路上胡乱的想着,眼看就快要到灰石坟了,远远的我已经看见了林伯所架起的法坛了,我刚准备上去,谭公在一旁叫住了我。

“军娃,先莫上去,他正在请法!”

我只好跟着谭公站在一旁远远的看着林伯,此时他也是刚刚搭起法坛。

这个请法我以前也是听过的,我暗想这个林伯此时是要请天兵天将还是那五猖兵马,他一个人也不知道行不行啊?

虽然我现在已经算是端公门人了,可是到现在我依然对于请天将、猖兵等诸事有所怀疑,若要是真能请来,那不比我师父这木门端公厉害百倍,当初谭公又何须急得去请我师父出马呢?

我正一通乱想,眼前的林伯已经开始了,只见他头戴五佛冠,口中念念有词,我却一句没听明白,他的动作极为怪异,忽前忽后,如同跳舞一般,想必跳的正是那“端公舞”。

神坛以及四周摆满了香烛,谭公此时一边各处点燃了纸钱,一边问我木盒子是否带在身上,我点了点头,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他们这是准备要干什么,只好傻傻的站在原地观看,这么近距离看端公作法我也是头一回。

就在此时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来,那风吹得神坛上的旗帜“呼呼”作响,我定了定神,暗道:“莫不是,是那天将,五猖兵马来了?”

我瞪大了眼睛,也想好好瞧瞧这天兵天将个个都长的啥模样,我屏住呼吸,刚灭了手电筒,只听见神坛不远处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动。

我还没来得及细看,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块石头直砸在了林伯脑门上,当即他就闷声倒在了地上!

我大喊了一声“糟了”,此时谭公见状也是一愣,不过他反应及快,一把拉起我就朝下山的路跑了起来。

我暗想这老头太不够意思了,眼下林伯生死未卜不去救援,却拔腿引着我跑了,这是哪门子事啊?

谭公引着我刚跑下一个破,我只感觉一个影子从我背后窜了过来,我猛地一低头,却见谭公一只手悄悄半掩着,快速的上下左右比划,嘴唇微微跳动,突然他“哼”地一声,猛一转身,伸手就是一拍,这一拍,不偏不倚正中那影子头顶当中!

此时微微一股气流扑面而来,瞬间弹开了谭公的手,谭公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慌忙拉起谭公,却见不远处那女鬼秃子已经挡在了前面的路上。

谭公定了定神,手中忽又暗起一个法诀,直推向了那鬼秃子,我见他这架势与那夜我师父救小胖的动作颇有些相似,想必用的应该是木门端公术。

可此时那女鬼秃子早已经没了身影,看来已经被谭公吓跑了,我见机不可失扶着谭公就赶紧往坡土下面跑。

刚刚跑出几步路,谭公忽然停了下来,他摆了摆手。

“军娃,不对头!”

我正纳闷,这老头这是怎么回事,猛然间我看向了一旁,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在我们旁边不远的一块土里,此时也站着两个人影,那身形一高一矮,看上去好像是一老一少,我慌忙伸手摸手电筒却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弄丢了。

我正觉得纳闷,谭公却大喊了一声。

“是谁在那边?”

谭公见对方没有回应,正欲走过去,我却突然想起那夜之事,我瞪着眼睛仔细瞧了瞧,那两人根本就没有半点人气,赶忙拉住了谭公。

“谭公,去不得,怕是那鬼秃子使坏!”

正说话间,对面的一老一少忽然开始慢慢的朝我们走了过来,我紧紧握起了拳头,一手暗自牢牢的摸着兜里的小木盒子,希望在紧要关头这东西能管用。

可是那一老一少只走出了十来步就停了下来,仍旧默不作声,看上去不免让人发毛。谭公俯下身子在地上抓起了一把泥握在手里,口中念着一通怪语,我暗想谭公这怕是要准备奋力一搏了。

我盯着对面那一老一少,只见那个稍矮的看似老一点的人也俯下了身子,好似同样在地上抓起了一把东西,我不由得大惊。

莫非此刻对面的一老一少正是我自己跟谭公不成?我定了定神,侧身看了看,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身子好似被炸雷轰了一般。

我慌忙示意谭公朝周围看,谭公抬眼四下一扫,不由得大呼了一声“这个老巫婆端地邪门啊!”

此时在我们左右以及身后面都站着两个人影,一动也不动,诡异异常!

“看来是着了这老巫婆的道了,小军你注意跟我走!”谭公拉了一把正在发愣的我。

我点了点头,谭公在地上捡了些石头,口中念了一番咒语,一块一块的扔了出去,便拽着我慢慢的朝前面挪了过去。

刚挪到坡口,迎面突然也走过来两个人影,谭公手上一抖,顿时惊了一跳,我看着前面的人影已经越来越紧了,我紧紧握着小木盒子,张大了眼睛。

慢慢的那两个人影已经走到了不远处,我透着一点微弱的夜光定神一看,果然是我自己跟谭公两个人啊!

就在此时忽然我耳畔传来了一个声音,我顿时欣喜若狂。

“娃子,双手启桃木盒,跟我念!”

“天地归宗、万气生根、端木法诀、鬼妖丧胆、径达梵天、聚通阴阳!”

我照着师父的指示一通念下来,眨眼间四周的人影竟然已经无声无息的都消失不见了。我正回过头去却猛然见那鬼秃子从身后直冲向了谭公!

“谭公,当心。”

此刻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谭公还没反应过来,身上似乎就遭了一股力,一下子就被弹出了一两米地,爬不起来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赶忙拔腿冲了过去,顷刻间那黑暗中的鬼秃子就朝我直扑了过来,我闪躲不及眼看正要被扑个正着,电光火石之间突然一个影子从天而降一下撞到了那鬼秃子身上,只一瞬间就把它给弹开了!

那鬼秃子似乎也受到了惊吓,畏畏缩缩,一时也不敢向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身后看。我暗自捏了一把汗。

此时倒在我身后的谭公却突然弹立了起来,手中竟握着一把石子,他嘴里念叨了几句,只听着“噗噗”几声响,那些石子如同子弹般瞬间就打在了鬼秃子的身上,顿时冒出好几个小小的窟窿来。

鬼秃子被这一击之下,闷声退了好几步,一时半会也没了反应。

“娃子,桃木盒!”

我一听谭公口中竟然传出了我师父邹云飞的声音不由得一愣,不过我再细看时已经在谭公身上看到了我师父的脸庞,我当下扔过了盒子。

眨眼间,我师父一个飞身就直取那女鬼秃子,只一个照面就将它吸入了木盒子里!

“娃子,你听好,我已帮你洗身开了印,以后你要牢记我这一门端公术,断不可用来害人,若生邪念,必定万劫不复。”

师父在盒子上念了几句咒,随手扔给了我。

“五里坡小庙,有一本我家传的《木门阴阳术》,藏在大厅正中佛像的后面,可惜只有上卷,这些年我苦苦寻觅下册一无所获,你若有心可替我寻得下卷将我木门端公传下去,可惜我不能亲自教授你,你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吧,我该走了,娃子你记住了!”

“师父,你放心,我记下了!”我连忙跑过去扶住快要倒下去的谭公,见他仍是昏迷不醒,看来师父真的已经走了。

我握着木盒子,看着昏迷的谭公,再望了一眼梅子埋葬的方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梅子你可以安息了!”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