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要杀我

作者:正经的葡萄更新时间:2019-04-13 16:43字数:3028

“扰本大人的清梦你们真该死?”黑熊挥舞着巨大的拳头,随时准备砸下来。

“趁我还没有生气的话,赶紧给我滚,越远越好。”小白手里的美食也全部加了土,当然不开心。

“你一个小兔子竟然刚跟大爷这么说话,真的不想活了。”黑熊看着兔子一样的小白,哈哈大笑。

小白直接飞了起来,张开大嘴,只见天空马上漆黑一片,飞沙走石,树木也是疯狂的摇摆。赵乾赶紧找到一棵粗大的树抱住,生怕被吸进去。而刚才左右摇摆的树木直接从地里被吸了出来,而黑熊也知道自己可能招惹了恐怖的存在,想要逃跑可是发现自己整个都是后退的。

而就在他以为要遇险的时候,风停了,转过头,小白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大嘴,变成娇小的模样,让人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切都是它所作所为。

“这只大黑熊味道不好,吃了难受。”黑熊听了这句话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哭。

“你打算把它怎么办?”黑熊也不敢逃跑,小白没有下命,自己只有乖乖的呆在那里,仿佛受尽了委屈。

“怎么办?”赵乾懵逼了,这么大的家伙自己能怎么办,人家不吃自己已经算好了,自己难不成跟人家去算账吗?

“要么杀了,要么留下来给你打杂,一些你不想做的事情可以交给他,还能保护你安全呢?”

“不,我才不要给一个命脉一轮的人当魔宠,哪怕我死我也不会愿意的。”如果让同伴知道自己给一个命脉一轮的人当魔宠,自己就丢脸丢大发了。

“是吗?那你就去死吧。”

“等等。”小白又要张嘴,赵乾制止了它。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弱小,跟着我丢人?”

“当然,你一个命脉一轮的人能有什么出息,这辈子成为武士境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了,想成为更高等级的存在不可能。”黑熊虽然怕小白,可是根本不怕赵乾。

“如果你呆在我身边三年,我还没有成为武王境的话你就离开。如果我做到了那你就成为我一辈子的魔宠怎么样?”竟然被小看了,这是赵乾很不开心的事情,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确实差,可是也没有到任何人都可以侮辱的地步。

“此话当真?”黑熊说着话看着小白,在场只有小白说了他才信。

“他说的就是我说的。”

“我答应你,到时候我希望我离开的话你们不要阻挡。”黑熊没有意见,本来以为是必死的存在,现在只是当三年的保镖而已,划算的很。对于他来说三年不过白驹过隙一眨眼的事情。而且命脉一轮成为武王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是命脉七轮想要三年成为武王境也是很难的。

“你这个样子很难看,变小一点。”小白看着黑熊的样子,自己看他还要抬头,十分不舒服。

听了小白的话,黑熊慢慢的变小,变成了一个成人大小。浓密的胡子,粗狂的身躯,倒是不会引起人类的注意。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不管干什么都要有称呼,总不可能阿猫阿狗黑熊这么称呼吧。

“我的族人都叫我巴彦淖尔布。”

“什么狗屁名字,从今天起你就叫大黑,知道了吗?”小白觉得这个名字太长了,自己是小白,这家伙比自己大,又是个黑熊,成为大黑一点没问题。

“是。”虽然巴彦淖尔布很讨厌这个名字,觉得跟狗名字一样,可是他没办法,他又打不过小白。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就出发了,小白现在直接躺在大黑的肩膀上,因为大黑的肩膀足够大,而且躺着舒服。有了大黑做向导,很快就走到了正道上,前方非常广袤,看不到边。

走到中午的时候,一队马车经过赵乾的身边,中间那辆马车有人掀开了帷裳,赵乾看到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可以说是前世今生很难得一见的美女。所谓美女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这些简直是为这个女子量身定做的。

“柳伯,看看那两个人是不是需要帮忙,我们可以载他们一段。”蓝颜儿这次是回娘亲家里探亲,自小在外祖母身边长大,现在外祖母年事已高,自己每年去一两个月尽尽自己的孝心。

“小姐,这路上的行人我们不要管,毕竟来路不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匪人,这些人就喜欢利用您这种菩萨心肠犯罪。”柳伯是一位七级武王,也是自小蓝颜儿父亲安排在蓝颜儿身边保护蓝颜儿的,身份在蓝家相当尊崇。不过柳伯也对这个丫头很是宠溺,简直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疼爱。

“柳伯可能感觉到这人身上的气息?”

“嗯?竟然是两个命脉一轮的人。”柳伯仔细的感受了下,竟然是两个命脉一轮的人。赵乾表现的确实是命脉一轮,而为了让赵乾路上放心,小白也将大黑的境界压制到了命脉一轮。除非比小白实力强的人,否则根本感受不到大黑和自己的实力。

“既然是命脉一轮,想必不会生出什么事端,既然都是行走,我们能帮就帮一把吧。”蓝颜儿听到柳伯的回答,已经知道了赵乾的实力,自己虽然很差但是也是命运三轮实力,而这个人竟然只有一轮,肯定生活的不怎么样,要知道命脉一轮的人就是这个大陆最底下的存在,最被看不起的存在,甚至不如乞丐的存在。

柳伯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小姐已将下令,自己只好照做。

“我们小姐看你们可怜,想让你们跟我们一起走。不过不能闹事,否则的话你们继续行走吧。”柳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着两人。

“谢谢这位大爷,我们一定不生出事端的。”赵乾心想,比起自己跟大黑小白三人行走在官道上,走在人群里更不容易被发觉。

柳伯一看这人还比较知趣,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了马车旁,继续前进。而赵乾和大黑两人则坐到了后面拉货的马车上,没有帷裳没有顶,完全是个露天的存在。

到了晚上前面终于停车了,虽然中间也吃过一次饭,不过在小白看来,这简直都不是人吃的东西。晚上安营扎寨,赵乾也分到了一个帐篷,至少不用风餐露宿,还是很感谢这家的。

而就当赵乾准备休息的时候,帐篷外面走过一个黑色的影子,虽然看不到人,仍可以看到她的身形,绝对是今天见到的蓝颜儿。

“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哪?”赵乾心里不明白,小白也明白赵乾的心思,直接带着赵乾跟了上去。

走出了好远才看到蓝颜儿的身影,身边竟然还有个男人,赫然就是早上见到的柳伯。

“这两个人到底搞什么鬼,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呢?有什么话不能在帐篷里说吗?”赵乾虽然疑问,可是仍往前爬了爬,不过却再也不敢前进一步,因为再往前可能会被人发现的。

“柳伯,我们应该怎么办?”看不到模样,可是听声音声线很粗,完全跟自己看到的人联系不到一起。

“这些年我忍辱负重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现在蓝天胜完全信任我。只要我们杀了蓝天胜,整个蓝家都是我们的,蓝颜儿要怪的话就怪自己的父亲吧,再说了父债女还也不是不可以。”

“柳伯,这些天我已经完全掌握了小姐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我完全可以模仿她,为什么不让我吃了她,这样我们不是更完美吗?”说话的人一句话吓到了赵乾,这怎么到了吃人的地步,而且看样子这个人根本不是蓝颜儿,而是想要替代蓝颜儿的假身。

“人非常木,孰能无情。当年蓝天胜杀了我们一家,可是祸不及妻儿,再说了这些年看着这丫头长起来,让你吃了她我于心不忍,就留她一个全尸吧。”福伯说到这里还是有点伤感,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岂是说没有就没有的。

“那今天那两个人怎么办?”

“如果到了孙侯府他们离开的话,那就是命中注定死不了。如果进入孙侯府还跟着我们的话,那就是蓝颜儿连累的,去准备吧。”柳伯挥挥手,示意离开。

就在所有人离开之后,赵乾跟小白也回到了帐篷,而大黑已经打起了鼾声。

“如果你不杀我我觉得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但是你现在对我起了杀心,那我肯定要让你受受教训才行。”赵乾也不是软柿子,更不是老好人,也知道瑕疵必报的道理,既然你想让我死,那我就要搅一搅你的局。

一夜很安静,第二天早上大家吃过饭就开始出发,按照商队其他人的信息,今天傍晚前一定可以到达孙侯府。

孙侯府是扬州郡的领土,也是跟青州郡接连的地方,但是跟青州郡完全是不一样的存在。

“小弟弟,你们是准备做什么去?”中午吃饭时间,蓝颜儿一个人来到了赵乾等人的身前。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