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神鬼录> 第十九章 奇怪的人

第十九章 奇怪的人

作者:吴不朽更新时间:2019-03-15 13:00字数:2163

我连忙冲了过了去,那个人手里的刀动了一下,黄叶说道:“吴风,别过来。”

那个人全身黑色的衣服,手上戴着皮手套,脸上有着面具,他另外一只手,伸展开来,然后对着地上的噬魂鬼一握,我和黄叶就看着噬魂鬼瞬间就魂飞魄散了。

然后地上的镇魂铃也飘到了他的手中,我本来想去争夺一下的,但是突然想到刚才瞬间就被秒杀的噬魂者,我还是不动比较好。

那个人开口了:“这东西挺好的,你叫吴风对吧。”他的声音很古怪,听不出来是男是女,但是隐隐约约有一种磁性。

我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不说话吗,那我要说了哦。”一边说那个人笑了起来,就是那种戏谑的笑。

我很想上去打他一拳,但是他的刀还没有离开黄叶的脖子,我不敢轻举妄动。

那个人松开了刀,然后一脚蹬向了黄叶的肋骨,我能听到,我听到了黄叶肋骨碎裂的声音。

黄叶叫喊了起来,我能看到他头上冒出了一层层的汗珠。

“你在干什么!”我吼了出来。

但是他没有回答我,直接冲到我的面前,推开了我,我直接被推倒,我躺在地上看着他走向了王阳。

“你给我住手,噬魂鬼是我干的,有事冲着我来。”我刚说完,那个人已经将刀插向了王阳的脖子。

我喊出来一声“不”,我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

黄叶只是在旁边笑着说道:“吴风,别哭了,还有你,要杀了我们现在就动手吧。”

那个人抬起了头,说道:“我只想要他们父子两个人的灵魂而已,你们两个人不自量力插手,我只想给你们一点教训罢了。”

我勉强的站了起来,啐了一口说道:“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那个人拍了拍头,突然就冲到我的面前,一拳就打在了我的膀子上,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吴风,黄叶,张云天和黄林宗的徒弟是吧,看在你们两个人师傅的面子上,今天饶了你们一条命,下次再让我看到的话,可不是像今天这样段几根骨头这么轻松了。”那个人说道。

“张云天的徒弟也不怎么样吗,期待和你下次的见面,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比今天更加耐打一点。”说完那个人就从窗户跑掉了。

我看着乱七八糟的周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都感觉自己的膀子已经没有了。

黄叶还躺在地上,我看着被刀插破喉咙的王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自己的无能吗?因为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我没办法保护他们,我要变强,我要保护我要保护的人,下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我要亲手宰了他。

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近来到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是黄林宗,黄林宗这时候已经满脸都是泪水,然后看着地上的黄叶,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黄叶看到黄林宗哭的跟个孩子一样,说道:“老东西,你哭什么啊,你徒弟我还没死呢。”

黄林宗抹了抹脸看到还活着的黄叶,说道:“哦,还活着啊,我以为你死了呢。”

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说道:“刚才那个人你们看见脸了吗?”

我和黄叶摇了摇头,我说道:“我说黄叔,现在不是说有没有看见那个人问题好不好,先送我们两个去医院啊。”

被我这么一手黄林宗才一拍脑袋把黄叶背起来就往外跑,我也跟在后面,我只是膀子断了,腿还是好的。

我和黄叶两个都住院了,而且这一住,就是一个月,转眼就要到过年的时间了。

在出院的时候,师傅来了,也带了一个专门学习医术的朋友,但是不是一般的医术,是用符替人疗伤,是真的,我见到他拿出两张蓝符,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蓝符,被贴上没几天我们两个就都好了。

我也问了我师傅的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师傅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小风啊,你为什么要报仇。”

“我就要找他报仇。”

“依照你现在的速度,基本是超不过他了。”

“不行,我就要现在就要找到他,我不服输。”

“这样吧,如果你真的很恨他,明天我就能带着他的人头来见你,那是你想看到的吗。”师傅拍了拍我的肩继续说道:“别想了,努力的走下去,话说镇魂铃也被那个人拿走了吧。”

我点了点头,师傅说道:“黄林宗,你记得啊,镇魂铃记得还给我。”说完就带着另一位老先生离开了。

等张云天走后,黄林宗黑着脸看着我和黄叶:“你们两个从明天开始,集体加练,练不好别睡觉了,从那个人手里抢过镇魂铃哪有说的那么简单啊,说还就还的啊。”

我看着黄林宗说道:“黄叔,那个人究竟有多强。”

黄林宗回过头说:“怎么说呢,论打拳的话,你和李小龙的差距吧。”

我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比喻,但是说起来,这个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一点了吧。

“那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超过他。”

“嗯,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你们两个愿不愿意去做。”黄林宗低着头思考了一下。

突然黄林宗笑嘻嘻的看着我们:“我寻思着你们两个闯祸了,是不是该你们两个去解决一下啊”

黄叶看着黄林宗:“师傅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啊?”

我哀怨的看着黄林宗:“黄叔,就别想一些有的没的了,赶紧说吧。”

黄林宗从房间里面拿出来一个令牌,黄叶一看人都傻了:“这是,灵溪山的入山通行证。”

黄林宗得意的给我看了看,也就是一个木牌子,然后上面刻着灵溪两个字。

我嫌弃的看着黄林宗:“这不会是假的吧。”

黄叶缓缓的说道:“这木牌是真的。”

黄林宗咳嗽了两声说道:“过完年之后我们就出发。”

我问黄叶这是什么意思,黄叶给我解释了一下就是灵溪山是训练道法最正规最严厉的地方,多少人想去灵溪山学习都没资格呢。

不过这个令牌只能用一次,还有就是拿着这个令牌可以去寻求灵溪山的帮助。

黄林宗看着我们两个,所以你们两个决定好了吗?

我很中二的喊了一句:“出发,去灵溪山学习。”

黄叶也跟着我喊了一句。

在我们几个人哈哈大笑的时候,我看到了黄林宗眼角的泪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可能就是高兴吧。

---- 作者寄语:又是开心的一天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