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杂牌灵医>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是兄弟我们挺你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是兄弟我们挺你

作者:督宝更新时间:2019-04-14 08:30字数:2271

似乎我又有了新的方向,但却对未来充满未知,也许只有这样的探索和求知才能最大限度激发人性的潜质吧。

那一夜没睡到天亮我就不自然中醒来,借着昏暗的月色,马不停蹄直奔十全总部,值得庆幸的是,几个月前停在家门口的座驾依旧完好无损,不得不说漫雪的礼物还真是给力,不保养依旧能开。

天色渐亮,十全总部的办公大楼死气沉沉,让我没想到的是,大门上居然贴着封条,门框上的灰尘证明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没人打理过了。

我暗暗叹了口气,仔细想来若不是这个结果我反到觉得不正常了,当然相对于曾经短暂的辉煌,总会让人有些感慨命运的捉弄,世事的无常……

驾车直接去往老胡当初所居住的胡同,那时候已经天光大亮,可老胡的宅子上了大锁,最为醒目的是门上白色的布条,那是家有丧事才会出现的东东。

本来还想去趟医院找老胡的我,临时决定放弃,要是老母亲走了,怎么可能还会在医院,没有老胡的线索。我只能转战四哥住处,按理来说四哥是最低调的一个,他的住处本就隐蔽难寻,应该不会换窝吧……

走进迷宫般的四合套院,我的心情很复杂,记得当初与老胡来请四哥出山时,那是何等豪情万丈,精神抖擞,而此时的自己形单影只,怎么都觉得有些凄凉。

“噹噹噹!噹噹噹……”

连续的敲门声,并没有人开门,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难不成他们都出事了?四哥也……

“小伙子,你找谁?是找小四吗?他不在家,出去办事了。”

四合院每一面都有人家居住,说白了就是大杂院,一位银发奶奶撩起厚重的棉布门帘,冲着我开口道。

“啊?这位奶奶,我是找四哥,您知道他去哪了吗?我找他有急事。”

能遇到个活人我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人间的气息。

“他呀,前几天回来拿了两件衣服就急冲冲的走了,去哪奶奶我也不知道,不过他说是帮朋友办丧事,说是要魂归故里挺远的地方。”

银发老奶奶是个热心肠,把她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了我这个陌生人。

“奶奶谢谢您,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我将一生所学过的祝福语句,全都送给老奶奶,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四哥的去向应该就是帮老胡操持丧事,魂归故里也就是说,老胡应该是回了他的老家,也就是当初我们一起去找寻辽国藏金的地方,没想到从我找老胡四哥这一路下来,就仿佛当年线路的一次重播,那么的相似,却又那么不同。

身无分文的我还是通过找住在镇上的同学,才凑齐那我从未发过愁的加油钱,和为一日三餐而奔走的囧魄,回想起当年老胡鸟市卖爱刀的情形,我只能露出无奈的苦笑,真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

收拾心情驱车上路,凭借着当初的记忆,一路颠簸,披星戴月直奔老胡的老家。

好在我经脉受损,脑子还是原来的脑子,破旧的村落映入眼帘,我清晰的记得老胡的大伯家就在村口,大伯家门上同样挂着白布条,我知道应该没找错地方,大伯和几个老街坊都在家中,进去一问才知道老胡他们刚好今天出殡,就在他当年打猎的山上埋葬去世的老母亲。

带着沉重的脚步,我老远就看到了披麻戴孝的老胡,以及四哥和康哥就连三毛菌也在其中,过程很简单,没有叫鼓上,也没有啥吹拉弹唱,我甚至没有听到老胡的哭声,但我知道他对老母亲的爱不需要用那种形式来表达。

“子腾?子腾!你……你还活着?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怎么会?”

当老胡看到我默默走来之时,还以为自己思念母亲过度,产生了幻觉,带着不确定的口吻问道。

“子腾兄弟!真的是你吗?你不会是头七还魂吧?”

康哥也加入了疑惑的疑问当中。

四哥和三毛菌还好,没有开口,但他们同样带着不解的眼神。

“额……还是让我先给老人家墙柱香吧!节哀……”

老人家的去世是否与我有那么一点关系我不确定,但老胡是我最好的兄弟,无需太多无用的言语。

几轮炮响,老人入土为安,坟上一排翠竹与两个花圈,为逝者奉上的东西也就这些了。

一路上我们五人都沉默不语,谁也没有回头这是下葬的规矩,因为老胡在村里没啥亲戚,自己的老屋也长久无人打理,吃饭啥的都是大伯帮忙打理。

一桌有些发凉的炒菜,众人没啥心情吃,一瓶一瓶的二锅头到是让我们忘却了所有的不爽与烦恼,那一夜我们都醉了,醉到不醒人事,直到第二天中午,大家才恢复清醒。

“子腾,家母属于正常死亡,你千万别多想,人总是会走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说起来我们四个都应该感谢你,若是那天你不出现,不舍命相救,老胡我可就真的是个不孝子了,若是没有人为家母送终,我想我做鬼也会自责一辈子的。”

老胡看的很开,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若不是为老母亲看病,他又怎么会卖他那把心爱的家传弯刀,他又怎么会接下保护我这样危险重重的任务。

“老胡,还有大家,当初若不是我召集大家一起来这里寻宝,一起建立十全与九美对抗,你们就不会陷入那天的险境,也就不会有我出手相救这一档子事,若不是我因为个人原因现实了七个月,你们又是因为找我就不会被他们困住,若不是我将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拉近咱们十全,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幅田地,是我亏欠大会儿的,要谢也是我谢谢大家对我的包容。”

兄弟之间坦诚相待,有什么错说出来,总比硬着头皮装逼要强的多,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好好的活着,我也就没那么多愧疚了。

“咱们虽说认识时间并不算多长,但我老四把你当兄弟,兄弟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我们这不都好好的活着吗?再说了咱们也不是啥都没有,就算十全被他们搞垮了,咱们也不是没有后路,还记得当初咱们说好怎么分赃的吗?几十个亿是打水漂了,可咱们四个账户上不是还有个几千万嘛……只要你一句话,咱们大不了从头再来!”

四哥一个人本就无拘无束,他的那份豪气,我感受的到,他伸出的手是那么的厚重。

“我虽然存款不多,但是子腾,我挺你!”

“是兄弟,我也挺你!”

“算我一个!”

三毛菌,老胡,康哥同时将手摞在一起,带着不可质疑的坚定目光,看着我这个差一点心死的走肉……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