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孤星劫> 第五十九章劫

第五十九章劫

作者:陨落人生更新时间:2019-02-12 00:38字数:2882

第五十九章劫

爸爸接着讲:“那年轻人最后说要到晚上做场法事,便走到我跟前说要去我家休息。这时我才记起这个帅气的小伙就是曾给灵儿算命的那个先生。不过过了那么多年,他居然还是那年轻的样子,那么一尘不染,清新脱俗,五官完美,灵气袭人……”

听到爸爸这样说我更是差诧异无比,如果他是洛倾城,那我小时候他已经出现在我生命里,而如今还是那么绝美至极,他岂不是快成妖精了,我天!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是妖孽,想到跟在他身边的冥警冷寒月都叫他少主,呵呵,他又怎么会是一个平凡人……

爸爸喝的有点多了,凝神回忆着:“他曾说灵儿九岁有一难,而那年,恰好是灵儿九周岁……”

水哥哥插言:“伯父,你是说那个算命先生已经预测到灵儿九岁有一难,才会再次出现我们村的是不是?”

爸爸点点头:“他那天来,恰好碰见吴家那里围了很多人,也就是顺便看看,最后见人们不信灵儿,还出言不善,才出言阻止。我们对他更是感激不尽,把他请到家里,奉如上宾,吴家人也买了肉菜,送到我家款待他。

他却盯着灵儿皱眉,我问时,他只是说今天不许灵儿出去,我们虽然听了,也没怎么上心,早忘了他说,灵儿九岁有一难。晚上,我们在准备一些他做法需要的物事,灵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了,没过多久,就听到灵儿摔了的事,那准备冥纸香烛的洛大师不仅轻叹一口气,说了句,到底还是没有躲过去。灵儿摔伤了腿,我们又没钱医治,那男子说没事,她注定要承受痛苦,慢慢————会好的。”

爸爸说到这里沉默了,离漠雪还在追问,水哥哥便把话接了过去:“晚上,伯父他们没去,我们去看了,那洛大师在吴家旧院子里摆了一张桌子,在桌上燃了一只白烛,摆了许多吃食,还燃着一把冥香。

人们都躲得远远的,我们都看到那香烛上得烟弯弯转转的朝牛圈飘了进去,人们都惊奇不已,大师对着牛圈淡淡的说:还想继续留下来吗?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大师又道:“仇恨,你配说吗?先不说你父母,就说她,她好心解开你的束缚,又给你名字,这恩你不报,还将她推下路边,害她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你这恩怨不明是非不分的小鬼,还在这里与我争论恩仇,简直是自己作孽不可活。”

牛圈顿时就地卷起旋风,还伴着呜咽之声,大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风立刻消散无形,看得我们愣愣的。这时灵儿哥哥来了对大师说,灵儿昏睡中一直呢喃,不要伤烟儿,她不是成心的。

大师楞了一下对着牛圈冷声道:“我本就没想伤你,可她还是在担心你,你情何以堪,最后问你一句,你走还是不走?”

周围一下子起风了,伴着风声一丝似有似无的悲咽声听的我们浑身冰凉,吴家人更是瑟瑟发抖,不停地烧着冥纸。

大师忽然出声制止:“不要烧了,她说你们烧的他也不会受,她无此狠心绝义的父母,让众乡邻点燃备好的蜡烛,七步一根,插在路边,沿路到十字路口。”

我们猜测她是准备离开了,此时吴家夫妻才醒悟,哭的好不伤心,可惜这个女儿就算放下仇恨,他们也再无母子之情,她不受父母之情,只感灵儿之义,听到灵儿昏睡中还记挂着她,心中终于释然。众乡邻自发的回家取了冥纸香烛,在十字路口点燃,送给这个可怜的小孤魂。奇怪的是那些烧过的纸灰随风绕着飞远了,洛大师还说她跪谢了众人……”

水哥哥讲到这里打住了,其实那件事我都快忘了,依稀记得那天洛大师在家里跟父亲说着话,在炕桌上写画着什么。我在窗户上看着外面夜幕降临,在窗玻璃上呵着气画画,大门处烟儿招手要我出去,被勒令不许出门的我,回头偷偷看了眼他们,悄悄溜了出来,拉着烟儿就跑,跑到了打谷场里,在打谷场边缘的两棵树下说话,打谷场下边是一条小道。

烟儿一把甩开我的手,生气的说:“都是你,把见到我的事说出去了,害得他们现在要害我。”

我诧异的说不出话来,就上去拽住她的手准备问清楚,她却推了我一下,我不由得后退了两步,从打谷场摔到了下边的小道上,虽然只有三米多的高度,却摔的我无法站立,疼得我哭都不会哭,烟儿没想到会这样,望着我呆呆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水哥哥话音刚落,爸爸接着说:“洛大师送走烟儿那丫头的魂魄之后,回到我家,告诉我们烟儿说很抱歉,大恩不言谢。最后他看了看昏睡中的灵儿嘱咐,下一劫在十八岁,便起身离开,任我们怎么挽留,他还是走了,而十八岁那年……唉不说了。那样一个有本事的人我们怎么会不相信呢?八字纯阳,自封煞气,天煞孤星,我可怜的孩子,如果她一身孤独,我们死后都无法瞑目啊……”

洛倾城没有说的是,她活不过二十七岁,却不想……

院子里父亲凄怆的呜咽令我肝肠寸断,泪水横流,转身回到自己屋里,捂着被子痛哭,第一次听到父亲说起我命格的事,以前邻居那无意听到的都是些零碎的信息,原来,原来是这样!

思绪纷乱,一股绝望的情绪在蔓延,头又开始疼了,这毛病在哥哥去世后,因为总是憋着哭,留下的毛病,头疼打乱我的思绪,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昏睡过去。

第二天,秦岳哥哥在我没有起床就匆匆离开了,是否该对所有男人死心呢,还是破罐子破摔玩世不恭一世?我发现自己更沉默了,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只想静静的待在属于我的世界不让任何人涉足。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我待在自己的屋里,连门都不想出,听着那些悲伤的歌,发呆,发呆,继续发呆……

门被水哥哥打开,我坐在桌前沉默,他手按在我肩上,柔声说:“你这样子伯父伯母会担心的,从小,我们一起长大,当初我狠心的对你放手,只是因为大人看出你和我不一般的感情,而且你对我的依恋更甚,怕伤害到你,所以……”

泪不争气的流下:“水哥哥,我不怕煞气噬主,是你怕我不能传宗接代吧!如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畏生死呢?你知道被你遗弃那种感觉吗?比死还要痛苦。

你体会过吗?你很快有了小蝶,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那是赤裸裸的背叛,虽然我们没有承诺,但是你就可以这样对我吗?你们的爱就是让我痛苦不是吗?很好啊!你们如愿了,你们成功了,现在的我,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那还管我干嘛?”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为狠狠挖苦他,伤害他,同时内心是铺天盖地的自责。

“灵儿,对不起……”水哥哥颓废的垂下头,泪顺着他的脸颊轻轻坠落,我心中莫名的一疼,那么恨自己,自己痛苦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连累他们。

我擦了一把眼泪,也替水哥哥温柔的擦去他脸上的泪痕,装作不在乎调皮且微笑着调侃:“水哥哥,怎么也哭了呢?灵儿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看我这样的花心大萝卜,见一个喜欢一个,怎么会为情所困,你忘了,他们说只有真情挚爱至死不渝才会引起煞气噬主,你看我不仅喜欢你,还有秦岳哥哥、离漠雪,就是看见杜子谦有了女友,我心里都不舒服,怎么会是那个痴情种呢!你说是不是?”

水生见灵儿突变的表情,那古灵精怪,带着泪,微笑的模样,心里不禁隐隐作痛,她说那么多,称自己是花心大萝卜,无非是安慰自己不让自己内疚,如此善良的女孩,怎么会没有人去珍惜去爱。或许就因为太珍惜太在乎,才会伤害到她,可是这不是每个人的初衷,恨,只恨老天爷太无情吧!

他依然记得,自己出车祸那年,在昏迷中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困到那里很久一直出不去,直到遇见灵儿,她是那么善良,就算在梦里,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帮住自己,那样一个让你在梦里见了都安心,放心的女孩,怎么会不去爱,自己当初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只是一切都太迟了,伤害已经无法弥补……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