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孤星劫> 第五十五章动情之苦

第五十五章动情之苦

作者:陨落人生更新时间:2019-02-11 00:05字数:2694

第五十五章动情之苦

秦岳哥哥眼中的情绪我无法猜测,但我知道他对我一定很失望吧!是,我自己都发现,现在的我变了,容易生气,冲动,无法自控,但心地还是那个善良的灵儿。虽然这样做了,心里对秦岳哥哥却充满内疚和歉意,可怕的是,我明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就是无法约束自己的行为,失控了……

心在被悔意凌虐,我用力咬着唇,对着失神的秦岳哥哥:“对不起,秦岳哥哥,也许我无法对那一巴掌释怀吧!如果案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说好了,不要再对我太严肃,我控制不住生气的自己……”

那忧郁的语气跟刚才那个火爆和有些阴险的灵儿判若两人,秦岳眼里原来复杂的情绪瞬间无影无踪,他看着那个忽然变得温柔,淡漠的灵儿心里只剩心疼和怜惜。

“真的,那秦岳哥哥还真有事问你,你前两天遇到的那个案件——就是十年前凤翔山车祸,你不打算让当年的事真相大白吗?”秦岳哥哥轻声的询问,对上我疑惑的脸。“这个,是我跟子谦询问你的情况时,他告诉我的。”

怪不得他会知道呢,忘了杜子谦和他的关系了。“呵呵,你都说是十年前了,旧事重提又有多少意义,一旦重新调查,公布了事实真相,你让公众去声讨那群死了那么久的教师,还是指责林凤复仇的疯狂,他们都已经死了,是非功过冥冥中自有定论,我们又何必让逝去的人不得安宁。

真相你知不知道,它都存在。如果作为警察的你心理不平衡,实在不想让事实埋没,你可以把它写成灵异故事,发表在“城市异闻”周刊,让人们自己去故事中领悟其中的滋味吧!”我无所谓的一番话让秦岳哥哥凝眉深思,这样的秦岳哥哥很有魅力,但我更喜欢他温柔的样子。

离漠雪肩上挂着我的包,悻悻的走了过来,我接过包,苦笑了一下:“我们快回去吧,走回去要上夜了。”离漠雪这回很意外的没有反驳,点点头。

我们的谈话秦岳哥哥听到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要开警车送我们回去,我觉得太显眼,就开口拒绝,离家不太远了,半个小时走不回去也差不多了。秦岳哥哥听说还有半个多小时,二话不说,回去开了车载我们到了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今天,天天打来电话,说他陪母亲回去看了外公外婆,编了个善意的谎言,只是告诉外婆他们母子在外面过的好好的,可把天天外婆高兴坏了,又嘱咐外婆不要把他们回来的消息告诉其他人,他不想自己的亲生爸爸打听到有关于自己和母亲的情况,天天的外公外婆看到他们母子过的好就满足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林凤和天天在母亲家住了两天就离开了,林凤陪天天在市里开心的玩了一天,晚上就离开了。天天说得简短,语气里时而高兴时而悲伤,我静静的听着,觉得说什么都那么苍白无力,有些伤要让时间慢慢去治愈。

天天不久后随养父母回了深圳,临行前我去市里送他,发现他没有那么腼腆了,或许心里的阴霾已经散去,上飞机的时候他羞涩的要求我抱一下他,我的一个拥抱,让他又落泪了,我拍拍他的背告诉他,长大了就要勇敢的去面对一切,林凤希望他快乐的活着,就一定不能辜负了。他罗嗦了好几次,要我记住说过的话——答应做他姐姐的事,我微笑着一次次的点头,他才依依不舍得一步三回头的走向检票口。

我和山子一直目送他们到看不见,才到停车场取了山子的车回程,我知道那车是山子借人家的,山子看我的目光有些躲闪,一定要送我回家。我又怎么会看不透山子的心事,很大方的说请他去吃饭,快中午了,我们还没吃饭,他受宠若惊的样子怎么会知道我的阴谋。

我打电话给叶子要她出来陪我吃饭,还很大声的说给她介绍个帅哥,山子吃惊的看着我想说什么,我立刻打了个手势,示意前面红灯,好好开车,安全第一。

叶子虽然对帅哥兴趣缺缺,还是卖免费午饭的面子,非常神速的赶来了。我找了一家还算不错的餐厅点了餐,很随意的介绍他们认识,山子才从紧张中放松下来,乡里的男孩子比城市的少了浮华时尚,多了真诚朴实,山子不是离漠雪那种帅哥,但是五官端正,眉眼分明,给人一种璞玉无琢之感。

叶子刚开始对山子无所谓的表情,后来慢慢的谈话中就显出了对山子的兴趣,尤其说好我请客的,山子却偷偷的把账结了,令叶子更是对他刮目相看。我看在眼里,装傻,直到大胆的叶子要加山子微信,我才别有深意的对着山子微笑不语,弄得山子脸都红了,他们会不会进一步,或者是朋友,都要看缘分了。

我们一边吃,一边笑闹,门口进来一对男女,我的神色瞬间冷了下去,犹如当头浇了盆凉水,这两人是秦岳跟严真真,让我实在憋气。叶子在桌子下踢了我一脚,暗示我失态,我移回了目光,用力在腿上拧了一把,够狠,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心里那股难受的感觉也随之淡去。可是我恢复不了刚才的谈笑风声,脸色冷了下去,漠然的看着他们。

叶子看出了我的不快,假装没事发生,撺掇山子快走,我对叶子苦笑了一下起身。在门口,迎面碰到的一对男女,看得我真恨自己今天出门了,杜子谦陪同一位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女士惊愕的看着我,我冷冰冰的带着玩味,道:“见鬼了?把你吓成这样,我们俩没你身边的这位女士漂亮,也不至于丑到让你看着是这幅见鬼的样子吧?”

“灵儿”,两声来自不同方向的灵儿,秦岳跟杜子谦叫的异口同声,我回头给秦岳一个戚戚的笑容,看都没看杜子谦一眼径直走了出去,留下他们诧异的呆在原地……

是妒忌吧,呵呵,我知道,不知道的是,我干嘛要嫉妒,干嘛要不舒服,凭什么因为这个给人甩脸色,呵呵,因为自己得不到而心生怨怼吗?灵儿,你真的好可怜!

我忘了怎么跟山子和叶子告的别,一个人恍恍惚惚坐车回了家,回到家后又病了,发烧三十九度五,烧得糊里糊涂的,把爸爸妈妈可折腾惨了,叫了医生每天打针吃药,量体温,冷敷,想想就觉得很歉意。

半个月后,我终于可以下床了,妈妈告诉我离漠雪去市里帮我买了最好的药,还买了很多水果,只可惜我昏睡不醒,他和水哥哥来看我,我都不知道,心里很感动,却又失落,我在这世间到底算什么,爱又不敢去爱,谁让我是天煞孤星呢?

快中秋了吧,我坐在院子外面看着山色发呆,不知不觉在家都待了这么久,妈妈几次都提到了我的婚事,都二十三岁了,说我心不要太高了,找个差不多的嫁了就行了,重要的是人家喜欢你,我默默的想,看得出山子喜欢我,我可以嫁吗?我不爱他,对他岂不是太不公平,这种事我要做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还说什么,我喜欢的,又会喜欢我吗?这问题让人好绝望!

我的乡下,风景美的如世外桃源,心静静的,是否可以就这样孤独一生?

公路上一辆警车缓缓停下,车上下来的人大包小包的还抱着一盆深粉色的月季花,那熟悉的身影我怎么会认不出,泪随着心里的难过慢慢滑落,他也看到了我,朝我挥挥手,我还以微笑,微笑中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吧!我能不能说,请你不要再对我好,我怕自己承受不住,这份情带给我的苦,哪怕是这份情你只当做兄妹,难道也要我把你当作哥哥吗?那份不属于喜欢哥哥的喜欢,我要怎么处……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