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孤星劫> 第五十四章再遇秦岳

第五十四章再遇秦岳

作者:陨落人生更新时间:2019-02-10 23:45字数:2955

第五十四章再遇秦岳

可是其中一只小牛犊前两天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很惨,好像被什么咬死的,肚子被刨开了,血流了一地,吓得牛妈妈和其他几头牛都躲的远远的。任某夫妻气急了,一口咬定是有人眼红报复,让自己家的狗把小牛犊咬死的,还扬言要他知道是谁做的会让那人死得很难看。可不想,过了两天,另一头小牛犊也以同样的方式死亡,周围除了牛踏过的脚印,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

任某一气之下,告诉了自己的姐夫杜一雄,杜一雄也很生气,他官高位重,每天都是人家巴结自己的,哪有人敢找他麻烦,就算是小舅子,打狗还的看主人,这人居然跟自己的小舅子过不去,那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是在赤裸裸的挑衅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立刻让任某报了案,但是县里的警察查看了一回,毫无结果,他便向有关人士施压,这事便被市里的刑警执行的风风火火,造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场景。

“呵呵”看到从山上沿路走下来的人群中,那抹熟悉的身影,身着警服,气度不凡的秦岳哥哥居然来调查这种案件,我不由得冷笑出声。离漠雪也认出了,还准备跟秦岳哥哥打招呼,却发现我表情不对,转而问我:“你这笑的是啥意思,感觉不单纯。”

我不屑的撇撇嘴:“没意思,就是笑笑而已,不可以啊?”离漠雪切了一声,不再理我,在车窗口跟秦岳哥哥打招呼,我托着下巴面无表情只是看着,因为秦岳哥哥旁边还有一个我不待见的人————严真真。

秦岳哥哥看是我们先是一愣,后又熟络地走过来跟离漠雪握手,看我不理不睬的,把他未开盖的水递给我,看我不接,拽过我的手,放在我手里,拍拍我的肩:“灵儿,怎么看见秦岳哥哥连招呼也不打了?”

见我没反应,揉揉我头发,瞬间我发现自己哪哪都不好了。周围的人都是普通的乡下人,见个警察都很稀罕,见秦岳哥哥和我很熟的样子,看我的眼神立马不一样了,又羡慕又惊奇,现在认识个吃公饭的,办啥事情办不了啊!我无语的想,我可以解释吗?最后叹了口气,还是算了。

“灵儿,你知道这家的一些情况吗?”秦岳哥哥忽然发问,我条件反射的点点头,反应过来已经迟了。最终被秦岳哥哥以询问情况为由把我和离漠雪揪下车,坐到警车里,我就紧张,好像犯了错的贼。

秦岳哥哥变的严肃,好像不认识我们似的,那气氛瞬间令我喘不过气来,旁边还有严真真当记录员,我靠,玩真的?面对秦岳哥哥跟其他三个警察,离漠雪是无所谓的样子,我可不行了,那场面,那气场,只有不服气的“缴械投降”。

秦岳哥哥问了杜一雄一家子的情况,听我说到了几年前杜一雄妻子意外被火烧死的事,居然要求我详细的讲述我所知道的情况,我知道心里抵触秦岳哥哥这样对我,但还是毫无保留的把我知道的说了出来。

因为没有人亲见,所以我也是听传言而已。五年前,杜一雄已经是县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他妻子却一直跟俩个女儿住在老家,在农村没有儿子是很没面子的,可老婆肚子不争气,连生两个女儿,而作为国家干部,是不能生二胎的,可神通广大的他硬是把俩个差了两岁的女儿给弄了个双胞胎的证明,让老婆养在农村。

事业一帆风顺的他,也正值壮年,有权有闲钱,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他先还是恪守本分的,不想在这方面犯错误,其实是他没有遇到令他心动的人……

有一天他终于遇到了过不了的美人关,不仅把他迷得神魂颠倒,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令他高兴万分,有了儿子,终偿平身所愿,生活可谓称心如意。得意洋洋地小三提出了转正,这下他必须要做个了断了,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的他,为了这事跑回家跟原配老婆摊牌,原配老婆宁愿他外面养小三,也不愿离婚,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后来却传来他老婆意外被火烧死了,等他喊来人灭了火,他老婆已经没救了。

传闻讲,五年前腊月的某一天,他回来老家,晚上俩个女儿去了另一间屋子睡,他被村里人邀去喝酒了,等他带着醉意回来,家里已是一片火光,他喊了邻里的人来救火,称自己醉的软弱无力,只能求救邻里,邻居赶来扑灭火后,他老婆已经没救了。

背地里说什么的人都有,有的说,就是他故意弄死他老婆的,农村那火,能烧多旺,可偏偏把他老婆烧死了,这傻子都能看出有怪了。可没人敢明面上说啊,他还大张旗鼓的报了警,警察来了例行了下公事,走了个过场完事了,说是意外烧死的。

还有人鸣不平,说他俩个女儿应该知道什么,再说母亲的死太可疑了,他们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应该去要求警察对母亲进行尸检,可是没有,俩姐妹就这样慢慢地接受了母亲的逝去,送丧的村里帮忙的人直骂她们脑子有问题,母亲的葬礼她们都没哭,更别说为母亲查明真相,可怜她母亲一手带大她们姐妹俩,这俩姐妹却是如此狼心狗肺……“

我带着自己浓重的个人情感讲完了这件事,从义愤填膺中走不出来,心里窝着正义不能声张的憋屈,看记录的严真真对我因讲述而衍生的情绪满是不屑,我心里一股无名火直窜,秦岳哥哥正在皱眉沉思,旁边的严真真公事公办的说你们可以走了。

我火气一下爆发了,你们当着众人的面叫我们下车,这里那么多看热闹的,他们要是知道我们进去车里是被问话,指不定会怎么传,我姐就是这村里的,因此他们中有人也是认识我的,万一让杜一雄知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不给我姐他们家找麻烦才怪,自古就是民不跟官斗,我们拿什么跟人家官争。再说,班车已经开走,是要我们走回去吗?

想到这里,我又气,又怒,又委屈,狠狠的推开挡在我前面的秦岳,吼了一声,“我又不是罪犯?”打开车门下了车,转身给了严真真一个冰凉的眼神,扭头就走,连包都不要了,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在场的警察,我气呼呼的只管往家走,反正这路我都走过好几百遍了。

我忍着泪,忽然发觉一个问题,以前我很少发火的,哪怕严真真打了我一个耳光,我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火气大的不能自控,为什么会这样?以前的我调皮,可爱,有时候刁蛮,有时候柔柔的,宁愿自伤,也不想去伤害任何人。可是现在……怎么会这样……

胳膊猛地被人拽住了,我回头,是秦岳哥哥,他脸上满是焦急之色,我诧异他何故焦急————难道是为了我?他理了理我凌乱的长发,喘着气:“傻瓜,发什么疯啊?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你干嘛凶我?明明那么多人,你偏偏问我,明明是认识我的,干嘛让他们搞得跟审犯人似的?还是在严真真的面前,你让我颜面何存。你就是故意给我找难堪,我什么地方招你惹你了……”我一口气说完才痛快了,眼里已然噙满了泪。

秦岳哥哥拉着我的手,走到了路转角,看不到其他人了,抹去我的泪,轻轻的抱抱我:“傻瓜,秦岳哥哥只是想你了,留你下来只是想多看看你,当然也不会让你走回去了,先是想装装样子,却不想你说的远比从别人那里了解来得多,所以就进入工作模式了。”秦岳哥哥的狡辩我实在找不到理由驳回。

那边严真真和离漠雪也溜达了过来,我报复性的心理又开始作怪了。我对着秦岳哥哥把眼泪抹干,换了一副样子,满脸阴谋的笑了笑:“秦岳哥哥,你低下头我看看你头上有什么。”

秦岳哥哥不疑有他,很听话的垂下头,带着大盖帽,一张英气逼人的帅脸离我只有半寸,我心跳有些紊乱,探上去吻在了他唇上,他搭在我肩上的手欲扯开我,没想到我一跳躲开,惊叫:“秦岳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亲了我,你要负责任的!”说完阴险的笑了笑压低声音道:“严真真欠我的那一巴掌我会要她慢慢还回来的,秦岳哥哥!”

那边的严真真果然气的不轻,又跺脚,又流泪的跑了,离漠雪看着我有些陌生。我冲着离漠雪大声说:“戏看完了,你还不走,我们俩要走着回去了,再不走遇见鬼我直接跑路了,你慢慢和鬼玩吧!”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