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名门豪娶:顾少,操之过急> 第15章 顾西爵与顾望北(1)

第15章 顾西爵与顾望北(1)

作者:江柒更新时间:2019-03-15 00:06字数:2013

被叶宁远这样一吼,饭桌上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吃着点心。

绕是嚣张如叶浅,此时也不敢再造作了。

叶迟看了她一眼,随后笑着摇摇头,不打算说什么。

她淡定的模样让叶浅很是不舒服,但是碍于叶宁远已经警告过自己了,倒是也不敢再表露出什么了。

她握着勺子的手渐渐的收紧,金色花纹的勺子被她紧紧地捏住。

叶迟低着头,乖巧的吃着自己碗中的东西,让人看不出她现在的心思是什么。

吃过饭,叶迟便直接缩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

看着叶迟离开,叶浅嗤笑一声,“刚吃完饭就回房间,连话都不陪奶奶说说。”

正在上楼的叶迟脚步一顿,身子僵了僵,随后还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径直上了楼。

和叶浅争论这些?

那还真的是没事找事做!

回到房间,叶迟便直接坐在了书桌前,将自己的课本从袋子里拿了出来。

这段时间忙着上次舞会的事情去了,根本就没有好好听过课,还连带着翘了好几节课,如果不是学校那边有白果儿帮自己打掩护,估计早就被记旷课无数次了。

……

反观顾西爵那边。

他回到公司之后便直接一门心思奔在了工作上面了,乔一帆也迅速的进入状态,不在别的事情上面过多的纠结下去了。

顾望北过来的时候,顾西爵正在进行一个视频会议,为了怕打扰到他,便没让乔一帆去说,而是自己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听到开门声,顾西爵朝那边看了一眼,见来者是顾望北,又一脸面无表情的将头转了回来,继续开会。

有点受伤的顾望北摸了摸鼻子,随后便走到沙发边坐下,对于弟弟无视自己的这件事情并不放在心上。

等到顾西爵开完会,顾望北都已经差不多快要在沙发上睡着了。

“好了?”他伸了个大懒腰,随后惬意的靠在沙发上,把脚叠放在了自己面前的茶几上,毫无形象可言。

闻言,顾西爵看向他,“嗯,有什么事?”他点点头,然后起身走到了茶水间,给顾望北倒了杯水。

“啧。”顾望北接过水,很是嫌弃的发出声音来。

后者眉梢轻挑,在他的身边坐下,“你脚下的茶几是我上个月新换的,脏了赔钱。”

顾望北:“……”

将杯中的水喝掉一大半,他伸手拍了拍顾西爵的肩膀,随后道:“我实在是想不出我们家为什么会有你这么抠门的人。”

他满脸真诚的表情,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顾西爵倒也不气,跟他一样的背靠沙发背,然后惬意的半躺着,缓缓道:“不然都跟你一样?”

“我怎么了!”

这下子,顾望北是绝对不同意他的话了。

什么叫不然都跟他一样?

他很差吗?

面对顾望北的反驳,顾西爵嗤笑一声,薄唇轻启,“上个月你是砸了谁家的摄影设备来着?你还记得吗?”顾望北一怔,实在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拿上个月的事情来说事。

“王导家的。”

顾望北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毫不客气的就直接说了出来。

面对顾望北的坦然,顾西爵也不敢到诧异,就仿佛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千百次一般。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还记得赔了多少?”

“也就几万块钱嘛。”他满不在乎的答道,“反正还不是用我自己的片酬赔的。”

顾西爵都快要选择放弃跟他说话了。

最后还是白了他一眼,似乎是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哥哥还沉浸在某种欺骗之中,道:“你是自己家公司旗下的艺人!”

顾望北闻言撇撇嘴,面对弟弟毫不留情的揭穿可以说是非常的难过了。

明智的他选择不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有过多的纠缠,立即转移话题,道:“听妈说,你给我和大哥找了个妹妹?”

闻言,顾西爵抬眸看了他一眼,起身去将一份文件拿了过来,然后递给了顾望北。

顾望北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是什么?”他随手翻开,看清上面的字之后整个人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赫然是今年顾氏集团在房地产的第一份企划书!

“你这是想干什么?”

他皱眉看着顾西爵,一时之间无法明白他的用意是什么。

闻言,顾西爵换了个姿势坐着,将他手中的企划书翻到了最后一页,然后指着其中的乙方道:“你觉得这能值多少?”

顾西爵问的肯定不是别的意思。

顾望北微怔,道:“这方面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千万应该有的。”

顾望北当初大学本科的时候,就被家里人硬生生的塞去了商学院,后来研究生的时候,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表演系。

用顾望北的话来说——家里的公司不需要那么多人去继承,有西爵和大哥就够了。

至于他……安安心心的做个甩手掌柜就好了。

当时顾西爵是唯一一个支持他的人。

不是因为他不想让顾望北分一杯羹,而是因为有些事情是迟早会发生的,能够少一个人被牵扯着也是一件好事。

这件事情顾家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在顾望北报选了之后,顾正达和戚夏便也没有再反对了。

“你的意思是……”顾望北忽然道,看向身旁的弟弟的目光之中满是错愕。

顾西爵见此点点头,“嗯,正如你所想。”

闻言,顾望北难得的选择了沉默,第一次没有直接赞成弟弟的想法。

良久之后,他叹了口气,看向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奈,缓缓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顾西爵点点头,没有任何的迟疑。

见此,顾望北一凝,愣了愣后道:“几千万换一个她,你……”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不用太担心,我明白这些事情的后果和我所要承担的责任。”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起伏,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可他话语之中的笃定却是让人无法再继续担心。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