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剑霸独尊> 第一章 山庄少主

第一章 山庄少主

作者:盛世书狂更新时间:2016-06-27 11:24字数:3426

繁星满天,月亮挂在高空,天空万里无云。

点点星光伴随着月光将大地映射的一片光亮。

就在幻剑山庄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之时,在山庄深处的庄主府邸内此时正有一名年轻的身影穿梭在练功场上。

只见月光下的这名少年大约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十几岁的样子,全身散发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坚毅,他眉清目秀双目炯炯有神,手中宝剑青光湛湛舞出一道道如同银鱼穿水般的剑芒,这名年轻的少年目光坚毅手中挥舞着宝剑不知疲倦的一遍遍重复着练习,突然少年手中宝剑一阵电光闪过。

“啪啦...啪”

一道道电光带着啪啪的声音闪烁在练功场之上,电光一闪十丈外就会出现一个新的身影,噼啪剑光一闪即逝。

“喝....”

只见身影手中的宝剑散发出细密的闪电,滋滋滋的电流声蔓延在练功场上,宝剑之上一条条电蛇在宝剑之上蜿蜒盘旋。

“‘灵蛇电舞’身影嘴中轻吐这几个字,手中宝剑如灵蛇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电光。”

“唰.....滋滋滋”

“砰砰砰....”

条条电蛇随着宝剑的舞动将比武场四周的傀儡打的火星四溅,一条条电蛇蜿蜒着缠向傀儡的四肢和脖子,条条电流传遍傀儡全身,将它们电的砰砰直响。

“恩这招‘灵蛇电舞’差不多够火候了,只是步伐上还略有些欠缺。”这个少年嘴中喃喃的说道。

伸手擦了擦额上滴落的汗水,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只见他摸了摸鼻子,嘴角向上翘起露出少年拥有的那种纯真的笑容。

“嗖....”

剑光一闪,手中飞剑稳稳的落入旁边的武器架上。

“呼.....”

少年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向着不远处的凉亭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娘啊...嘿嘿嘿嘿....娘.....”

一位容貌极美的妇人,从凉亭中站起,面露笑容对着向她跑过来的身影喊道。“小宇你慢点跑,真是的你看看你练的这一身的臭汗,这衣服都脏成什么样子了,九年了还是这个脾气,毛手毛脚的一点都没有变。”

妇人一边轻声责怪着少年一边拿出丝帕帮他擦着衣衫上的汗渍。

“嘿嘿,娘.....您刚才看到没有,我用的雷鸣剑决怎么样啊,是不是有二爷爷当年的风采啊?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少年憨憨的笑着,一边笑还用手轻轻的搔弄自己的后脑勺。

“是是是...我家小宇最厉害了,你最棒行了吧?”

妇人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以示鼓励。

“当然我钟傲天的儿子自然是最棒的了,不然的话以后怎么继承我幻剑山庄的基业。”

“哈哈哈哈.....”一个粗狂男人的声音从妇人的旁边传来,言语中带着沾沾自喜的骄傲。

这名大汉自然就是现任的幻剑山庄庄主钟傲天,那这名妇人自然就是山庄庄主夫人闫柔了。

父亲俩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宝贝的不行,可是儿子偏偏从小就喜欢玩剑,还没出生就与剑结缘,甚至于过百岁抓阄都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把轮回古树树丫制成的小木剑。

少年三岁练剑,风雨不改每天奔波于练武场之上,平常除了随父母出外购物,其他时间都是在这里练剑,可以这么说他这十二年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练剑中度过的。

这九年来唯一改变的就是少年的身高和背后的宝剑,三岁时他手持一把铁树木棍成天跑去内门的比武场偷偷观看内门弟子的练习,还时不时的挥舞两下木棍,只是他的年龄配上那根大的出奇的木棍,那样子别提多好笑了,每当少年出现在比武场上总会引起弟子阵阵的笑声。

九年来随着少年不懈的努力,从剑术的基本做起,每天坚持不懈的练习,横向劈砍,连环刺激,旋风斩,斜劈,竖斩,幻月府的比武场上留着他九年来全部的汗水与眼泪,可是他一直都咬牙坚持着,从不肯轻言放弃。

背上的武器从木棍换成木剑,再从木剑换成铁剑,从铁剑变为重剑,又从重剑变为特殊重剑,直到如今少年最强的武器试剑柱,这无一不见证他这九年来走过的路程。

“爹啊,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一心向剑,我不要做什么幻剑山庄的庄主,我一点都不喜欢管理山庄,大爷爷和大长老成天逼我学什么天下谋术,还学什么治理城邦之法,我烦都烦死了。”少年不满的看着这名大汉嘴中嘀咕着说道。

“这臭小子又说胡话不是,那你长大了不继承山庄你准备干什么啊?”

“我要像老祖那样周游世界,成为伟大的修仙者,今年的山庄选拔我一定会技压群雄的,到时候就可以被大仙们选中去外面的世界闯一番事业,才不要在这个山庄中坐井观天呢。”

少年一副小大人摸样的侃侃而谈,眼睛望着外面的月亮双目冒着兴奋的目光,似乎此刻的他已经御剑而去,飞舞在空中一般。

“啪....”

少年的父亲一个暴栗敲在了少年的额头之上,脸上却浮现着自豪的笑容。

“哎哟....疼...娘..您看看啊,爹他又欺负我。”

“好了好了...娘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美味猪的炸猪排。”

“噢噢噢...还是娘最疼小宇了。”说完对着自己的父亲做了个鬼脸。

“但是.....”少年的母亲话锋一转对他说道“你要先把这碗汤药喝掉,这能很快恢复你流失的体力和内力。”

“啊.....不要了吧娘,那药汤也太苦了,而且您每年都给我准备这些苦的要命的汤药,一年比一年难喝,娘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呀,您该不会真是在神河边上捡到我的吧。”

少年想起了当初他调皮捣蛋的时候,父亲经常吓唬他常用的这句话。

“臭小子再胡说不给你饭吃,有这么跟娘说话的吗,听话快点喝掉然后吃饭。”

母亲故作生气的教训着他,少年一缩脖子伸了伸舌头,嘴中哦了一声,一捏鼻子咕咚咕咚的将整碗药汤一饮而尽。

只见他向外吐着舌头,两眼被药液苦的流出了泪水,左手不停的在嘴边扇动着,有点委屈的举着空碗给闫柔检查。

少年早在其他孩子还是‘新入道途’修为之时就已经提前进入了‘初领妙道’,这一切都要拜少年娘亲的汤药所赐,只是灵药苦口所以才使得他如此的抵触。

母亲温柔的看着少年,用手摸了摸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柔声吩咐他趁热把饭菜吃掉。

少年这才兴高采烈的左右开弓起来,一番狼吞虎咽之后擦了擦嘴,将粘在脸颊上的米粒清除,拍了拍已经明显鼓起来的肚皮打着满意的饱嗝。

傲天夫妻俩又和他聊了会天,吩咐他不要太晚休息后就向着自己卧室走去。

少年站起身来活动了下筋骨,一身看上去非常结实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全身的骨骼也发出清脆的响声。

“嗖......”

少年纵身跳上屋顶,将一根狗尾巴草含在嘴中,翘着二郎腿将自己的两只手臂枕在脑袋下面,仰着头看向满天的繁星。

明天就是山庄挑选内门弟子的日子了,他等这一天足足等了五年,每一位山庄内门的弟子都有可能入选参加十城域修仙门派的入门仪式,如果被门派挑中从此就会脱离世俗界,真正的进入修仙者的世界。

凌宇幻想着有一天也能像祖爷爷那样身背绝世宝剑凭一己之力穿梭于千军万马之中取得敌方首脑的首级。

凌宇摸了摸自己左边心脏位置的胸口,这里有一枚闪闪发光的剑印,父母告诉他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到这枚剑印,否则会引来灭族的大祸,凌宇总是一个人偷偷的躺在屋顶观察着它。

冥冥中他觉得这枚剑印跟自己的缘分匪浅,父亲告诉他在他出生的当晚天降九彩祥云,这枚剑印就趁着他母亲在分娩前的一个时辰里悄悄的进入了母亲的体内烙印在了自己的身上。

凌宇总是对这话表现的半信半疑,可是自己天生体格异于常人,不但力大无穷,而且不论学习什么剑诀总能得心应手,一些复杂难懂的地方也会迎刃而解,这让他不由得相信这些都是胸口这枚剑印赐予他的能力。

剑印只会在旁边没人的时候才会发出濛濛的白光,温和的照耀着少年。

爹娘希望自己能够继承祖爷爷传承下来的‘寰宇剑诀’,这部剑诀自从祖爷爷之后山庄之人无人可以将它学会,自己苦练九年也不过刚刚摸到门槛,为了不让爹娘失望,也为了证明自己是山庄最棒的少年凌宇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试剑柱’这件武器。

这件武器如同一根巨大的铁柱,重达上千斤,乃是用钨钢精髓炼制而成,身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孔洞,凌宇知道这叫做砝码洞,是用来放置一些特殊重量的砝码,以加重试剑柱的重量。

此剑柱总长接近一丈,剑柄一尺多长,而剑刃处足有半丈那么长,这种剑柱是专门用来测试弟子最极限时候的力量的。

开始刚得到它的时候自己连举起它都做不到,可是现在他已经可以用它来做一些简单的剑诀练习,他相信只要假以时日自己定能完成幻剑山庄无数代先人的遗愿,让‘寰宇剑诀’重现在天幻大陆之上,为了这个理想不管他受再多的苦,承受再多的累他也不会吭一声,他知道今天所受到的所有苦累总有一天会全部得到回报。

繁星忽闪忽闪的的星光似乎在夸赞这少年的决心和毅力,就连月亮在今晚也显得特别的明亮。

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跳下了房檐,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背起长短不一的三把武器向着自己的卧室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

少年自信满满不但因为他爱剑,更因为他乃是幻剑山庄唯一的继承人,幻剑山庄的少主钟凌宇。

书评(0)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