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深夜食堂> 第3章 鬼手印

第3章 鬼手印

作者:地狱书生更新时间:2019-01-09 16:45字数:1997

我瞬间头皮发麻,吓得愣愣戳在那儿,只觉得一股寒气袭遍全身。

诈尸了?

等我揉了揉眼睛,发现棺材盖并没有打开,尸体的手也没有伸出来,一切都很正常。

可能是眼花了吧。

我松了口气,后背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浸湿。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确切的说,是恐慌。

老太婆之前阴蹭蹭的话,仿佛又在耳边回荡起来:“你小心点,我孙子晚上会来取你狗命!你给我小心点!”

我咽了口唾沫,发现手掌一直在颤抖个不停,连忙安慰自己:没事的,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

可越是这么想,心里就越是不踏实,好像张大炮的死,还真跟我有关似的。

我犹豫了一下,慢慢站起身,走到了棺材面前。

棺材盖是透明的,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张大炮的尸体就躺在里面,他的脸苍白得就像一张纸片儿,双目圆睁,正死死地瞪着我。

我打了个寒颤,不敢再看,哆哆嗦嗦地回到了床上。

妹妹还在睡觉,寂静的屋子里可以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

这没心没肺的丫头,在这种地方还能睡得这么踏实,真是佩服。

我哑然失笑,恐惧仿佛冲淡了一些,把妹妹踢开的被子替她盖好,然后躺在一旁睡了起来。

结果这一睡就出事了。

差不多是后半夜,朦朦胧胧中,我感觉脖子处凉飕飕的,似乎有双手在上面轻轻抚摸。

我想睁开眼睛,却怎么都睁不开,想动一动身子,却惊恐地发现身体像打了石膏似的,怎么都无法动弹。

我顿时慌了,脑子里嗡的一下,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尝试抬起自己的手臂,可无论我怎么用意识下达指令,可手臂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极力试着让自己转动自己的脑袋,隐隐约约间,我感觉自己似乎挪了一下,但我的意识告诉我,其实我只动了零点零零零几的距离。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可能遇到鬼压床了。

我想起小时候听过,遇到鬼压床的时候,一定要破口大骂,因为鬼也是怕恶人的,于是我在心里不断的咒骂,把我能想到的最脏的句子统统骂了一遍,与此同时,我仍然在极力尝试转动自己的脖子,企图恢复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结果骂了老半天,身体不但没有恢复支配权,还把那双贴在我脖子上的手给激怒了,一下子掐住了我的喉咙。

我的呼吸立刻很困难,大脑开始缺氧,想咳嗽却咳不出来,只能在喉咙里发出磁磁磁的响动声。

心里那个懊悔啊,谁他妈说谁骂几句就能把丫骂跑的?现在好了,这鬼跟我的怼上了。

想我李毅年纪轻轻,连个处都没破就要英年早逝,心里那个悲哀啊。

就在我万念俱灰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粗重的声音:“李毅,俺不会伤害你的,俺稀罕你。”

我顿时呆住了,这不是张大炮的声音吗?

说来也怪,这张大炮的声音一出现,那双手居然从我脖子上拿开了。与此同时,我发现身体好像可以动了。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恨不得把所有的空气都吸入肺里。

身旁,妹妹依旧睡得很香甜,仿佛这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一晚我是不敢再睡了,全身裹着被子,瞪着眼睛,紧张地看着四周。

生怕这黑暗中,突然窜出来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眼皮子都在打转,脑袋昏昏沉沉的,走路都差点摔一跤,幸亏妹妹及时把我扶住。

张大炮家人见我这副模样,很是满意,觉得我这一晚应该没有偷懒,而是在好好的忏悔自己的过错。

我心想忏悔你大爷,不过这话是骂不出口了,因为我现在连对他们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被妹妹搀扶着回了家,连衣服都不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多,我被手机吵醒。

拿起来一看,是马强打来的,问我昨晚守灵守得怎么样,有没有看到张大炮的鬼魂?

我冷笑说看到了,他说今晚就要来找你。

马强哈哈大笑,说就算张大炮真成了鬼,第一个要找的也肯定不是他。

见我不吭声了,马强意识到玩笑有些过,赶紧转移话题,让我去学校旁边的王嫂饭店,要请我吃饭。

有饭吃我当然不会拒绝,起来洗个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出门了。

到了王嫂饭店,马强已经坐在那里,点好了菜。

三菜一汤,都不便宜。

我大手一挥,把服务员叫来,又叫了一盆油焖大虾。

马强一脸肉痛,苦笑说:李毅啊,你到底是有多恨哥们,不带你这么宰人的啊!

我乐了,说你小子一天到晚埋汰我,宰你这一下算轻的!

马强倒也不是小气之人,不轻不痒地笑骂了我几句后,也没当回事,还叫服务员开了一瓶五粮液。

毕竟有一个开煤矿的爹,这点钱实在不算什么。

我们边吃边聊,本以为马强这小子会故意戳我痛处,没想到酒都快喝完了,马强一句“张大炮”也没提,倒是跟我聊了不少学校里的趣事。

我心想这小子倒也不是没心没肺,知道张大炮是我心里一块疤,他今天要真拿张大炮的事嘲笑我,这酒八成我也不会再跟他喝下去了。

我俩搞定了一瓶五粮液,脑袋有些晕乎乎,身体也变得有些燥热。

我把外套脱了,挂在椅子后面。

马强忽然惊讶地看向我,指着我说道:卧槽,李毅,你脖子上是什么东西?

我疑惑地看着他,说咋啦?

马强走到了我面前,拿出手机,说:你自己看看。

我这一看,差点没把魂吓出来。

只见我的脖子上,一对乌漆嘛黑的巴掌印,就像纹身一样印在上面。

我脑袋“嗡”地一下,变得一片空白。

突然就想到了昨晚“鬼压床”,那掐在我脖子上的手……

书评(1)

1/500发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