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

于珏短篇故事集
就是他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8-10-11 14:30:00字数:2059

叶海棠听服务生说有姓秋的先生找过她,身体忍不住一阵哆嗦。

叶海棠认为秋柏念找上了门,饭店已不安全,她必须尽快离开。

叶海棠不敢回客房,担心秋柏念会在客房围守她。

她站在饭店的大厅里,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忽然身后有人朝她走来,冷不防间回头,见是秋老爷。

叶海棠抚着怦怦直跳的心口,微微松了口气,朝迎面走来的秋老爷道:“秋伯伯,你找我?”

秋老爷身后并没跟着人,叶海棠不时起疑。他是没带人来,还是让人都呆在了饭店外?

“海棠,别怕,柏念并不知道我来找你!”秋老爷见叶海棠一脸惊慌地安慰她说。

见叶海棠一脸不解,秋老爷忙又开口:“你别误会,我只是找你有点事,就找人寻了老赵。”

叶海棠不禁疑思是自己太过信任赵管家了,没想到,他竟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了秋老爷。

想到印章还在赵管家那,叶海棠决定一会就拿回来,免得夜长梦多。

碍于秋老爷是长辈,叶海棠面上功夫还是要做的。

“秋伯伯,我们坐下说!”叶海棠将秋老爷引至饭店大厅,那里有专供客人休息的软椅。

叶海棠叫了两杯茶,她知道秋老爷一惯不喜欢咖啡。

服务生很快将茶送来,叶海棠望着杯中清浅的几片绿叶,道:“秋伯伯有事请说,若是来替柏念说情的,我看就算了!”

秋老爷叹气:“没想到,你跟柏念会走上这一步。我知道,是他做的不对。此回来,我也不是替他说情的。这个你收回去,是我们秋家理亏在先,怎好再收叶家的礼。”

叶海棠瞥了眼桌上,竟是她当初为了退婚,赔给秋家的五间布铺的契约。

叶海棠有些摸不通秋老爷。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秋老爷纵横商场多年,就是她爹当年在世时,也得让着秋家几分。叶海棠自然不是秋老爷的对手。不过叶海棠有自己的打算。

“秋伯伯您太客气了,这五间布铺明着说是给秋家的补偿,实则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这五间布铺,原本就是你秋家的,想当年,两家定下婚约时,秋伯伯一心高兴就送了我这五间铺子。十多年过去,我叶家也沾了秋伯伯不少光,如今也该还给秋伯伯。”

秋老爷听闻轻笑:“没看出来,你比叶老弟还会数落人情。这个你就收着,叶家已不比从前!”

“多谢秋伯伯关心。叶家虽比不过从前,但我有手有脚,只要勤快些,填饱肚子还不成问题。我还有事,秋伯伯若无其他事,就多坐会!”

叶海棠知自己说不过秋老爷,再这样推来推去的耗在这,只会让她变得更为被动。她干脆走人,倒是让秋老爷犯难。

叶海棠没有回客房,而是去了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赵管家。

叶海棠在电话里只字未提秋老爷来找自己一事,而是直言让赵管家将印章送过来。

电话那边赵管家好像很痛苦,说话都显吃力。

叶海棠说了半天也未见他回应,气得叶海棠将话机给挂上,随后叫了辆黄包车想亲自去取。

没想到,快到叶家米铺时,“砰”响起了爆炸声。

叶海棠惊得差点从黄包车上滚落。

叶海棠失魂落魄地从黄包车上下来,望着被毁的米铺,失魂落魄地念道:“赵叔!”

张东涟一得知消息就赶到了爆炸现场,见叶海棠有气无力地摊坐在被毁的米铺前,将她一把打横抱起。

叶海棠神情呆滞,一直陷于失神中。

张东涟唤了她几声都没将她唤回,张东涟陡然间来了个急刹,叶海棠额头重重撞在椅背上,这才听见她的抽泣声。

张东涟将车歇在路边,陶了根烟叨在嘴上,“你叶家还真是祸不单行!烧铺子的事,刚结束,又闹起了爆炸,这是谁在造孽!”

叶海棠泪水涟涟:“是我害了赵叔!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的!”

张东涟持着烟的手顿了顿,大约是想到了某件事。

“照片呢?”张东涟朝叶海棠伸手。

叶海棠这才想起,照片自洗了后,她还没功夫看的,忙将包里装有照片的信封取出来。

叶海棠将照片一张张地摆在座位上,如她之前所猜,全是秋柏念与位陌生男子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秋柏念似在同这位陌生男子进行着某种交易。

地点像是镇外的树林。照片上的秋柏念没有穿警服,而是着了一身白袍,人倒是人模人样,只是这身皮囊里住着的,是个十分邪恶的灵魂。

照片上的背景时有变化,看样子他们并非头回交易。

看着这些照片,叶海棠陡然间回想到那个死去的黑衣人:“那人是你安排的?”

张东涟没有否认,幽幽地吐着烟圈。

只可惜照片只洗了一半,并没看到秋柏念交钱的镜头。如果有,就可以起诉秋柏念,不管是出于哪种目的,身为警务人员,私下拿钱与人交易,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叶海棠并没从照片中受到多大感触,她现在最担心的是赵管家和印章。

没一会,迎面驶来一辆车。

那辆车停在张东涟的车对面,车上陆续下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被人扶着。叶海棠一看,那人竟是赵管家。

“赵叔!”叶海棠朝赵管家跑去。

赵管家衣袍上有斑斑血迹,叶海棠不时想到,自己打电话给他时,他吱吱唔唔,那痛苦的言语,原来是他在向自己求救,可是自己竟没往哪方面想。

“对不起,赵叔,我不知道,当时你被人劫持!对了,你怎么会跟张老板的手下在一起?”叶海棠望着身后的黑仔说。

“小姐,爆炸发生前,张老板的人忽然出现,是他们救了我!要不然,我老赵哪还能站在这里!”赵管家叹气道。

“你人没事就好!你可知是谁干得?”叶海棠想到了重点。

赵管家摇头,“那人长得五大粗的,不像是镇上的人。”

“是不是这个人?”不知何时张东涟将一张照片递给赵管家。

赵管家一看照片上的人,点头道:“就是他!”

张东涟闻声,唇角弯了弯。

作者寄语:今天到此哈!这个不是谍战剧哟!

作者:于珏

好商量<< 上一章于珏短篇故事集目录下一章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