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女刑警之寿喜烧

卡布奇诺的忧伤
第一百二十九章:女刑警之寿喜烧作者:白羊座张文君更新时间:2018-06-28 20:46:39字数:8566

杨幂完全沉浸在薪水透支的悲伤中。这个月该怎么过?预支薪水,抹不开面,再说,这也不是第一回了。找杰克,也不行,刚确定关系,这时候找他,他一定以为自己是坏女人。

这一切都要怪两个人。

一个是大队长胡华,一个是副队。

“那就一起赔吧。”胡华存心偏袒,是副队喝多了调戏人家男友,一言不合把人家打伤了,虽然最后证明,男人是人口贩子。

作为一个随行人员,怎么也要负责。

“喂!”

“啥事?”

“去家里看看,我听说,她受了伤。”

只是打碎酒瓶时不小心划了一道。

“我会的。”

大家都知道,胡华是天秤男,连评职称、发绩效都看脸,杨幂并不反对,否则以她懒散的个性,哪里能拿高工资。

所以,一到领薪水,女职员就化浓妆,男职员连夜做面膜、刮胡子。

杨幂心想,如果副队不好看,胡华肯定忍不了这么久。

“和杰克相处如何?”

“马马虎虎。”

杰克是胡华介绍,一个中美意三国混血。据说还是他亲戚。关系蛮复杂,杨幂于是选择不要记。

“如果他欺负你,告诉我。”

话说得倒好听。

“没有沟通障碍吧?”

“还好。”

怎么可能没有。身为一个外国人,英语差就罢了,中文说得那么好,方言比本地人还溜,还带动作表情。

“晚上见面代我问好。”

杨幂也很无奈,如果不是胡华主动推荐,她压根不会跟杰克相亲。虽然,现在结果也不坏。

跟杰克在一家情人餐厅见面。

“刚好我有空,一起去看看。”

“看她?不想去。”

“刚好,我也想认识郎茨先生,最近拜读过《上下左右杀人事件》,想请教几个细节。”

推理作家娶女刑警是兴趣所然还是为方便取材?

从郎茨一身匠气来看,两者皆有可能。

“她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不会吧,很可爱啊。”

哪里可爱,为什么男人总把蛮不讲理当作可爱。

“你知道她家吧?”

杨幂去过,是一栋高级别墅。光卫生间就接近一百个平方,据说,她最喜欢躺在浴缸里喝酒,还差点淹死。

有个超级畅销书作家的老公,自然可以衣食无忧。

“需要带礼物吧?”

“要带就带苦瓜吧。”

“打个电话吧,万一不在呢?”

依她的德性,杨幂对对表,一定是在浴缸里睡着了。万一漏电的话,杨幂想得笑出声来。当然,那不是她本意。

“通了。”

为什么不接?

“再打一个试试。”

“最后一个了。你这人,我可没同意,喂,挂了。”

“怎么说?”

“让我们去寿喜烧。”

“火锅可是好东西。”杰克不自觉地流下口水。

杨幂下定决心。

“这次要把她吃破产。”

寿喜烧是中日合资,风格独特,且档次极高,人均消费近一千。对于一座小城,平均GDP不到五千,算是高档场所。

杰克刚停好开了五年的奔驰,迎面而来的就是李丹的玛莎拉蒂,吃个火锅还这么拉风,臭显摆。杨幂独自生着闷气。

“进去吧,我订了位子。”

三人一起走进传闻中的寿喜烧。

其实,有一个问题,和同事们一样,她一直想不通。这么有钱又有闲的人,用的包都可以抵两年工资,干什么不好,跑来做刑警,还一做就是七年,到现在还成为二把手。

土豪的世界,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我只吃肉,其它的你们随便点。”

何止是随便点,她专挑贵的,身旁的杰克都被吓蒙了,好歹点几样素的,还有,人头马会不会太奢侈。

“郎先生还在创作?”

“屁。换尿布呢,今天保姆请假。”

“关于最近的那本,我有几个疑问。”

“我也有疑问,到底什么样的人会买他的书,我们警察从来不是那样破案的,凶手啊根本就是一群笨蛋,什么不在场证明,阴谋诡计,高智商犯罪,根本不存在。”

这点,杨幂也深表认同。不过,看在杰克的热忱上,不好把火焰浇灭。

杰克算是她二十五岁之后交往得最认真的对象。

按李丹打趣她的说法,可不能让到手的肥羊跑了。

“也有特别狡猾的罪犯啦。”

“那也没有《占星术杀人魔法》那种。”

杨幂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往碗里堆满了昂贵的肉,吃得特别开心。

“也许有,只是看起来不是。”

“看起来不是,那就不是。”

连这种强词夺理的话都说得出来,杨幂给自己猛灌酒。

“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什么为什么,想当就当。”

“理由呢?”

“什么理由,小时候被坏人欺负,还是纯粹为了伸张正义。都不是,喜欢我就做了,做了就不会管当初为什么做。需要理由的事,总会厌倦。”

这算什么回答。

可杰克却带头鼓起掌来。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或许是他鼓得太大声,后桌的人不乐意了。杰克一米八三,加上热爱健身,比较魁梧,手掌拍起来的声音格外洪亮。

一个更魁梧的男人站起来,比道恩强森还高,只是胖了些,浑身上下全是膘。

“洋鬼子,废他妈什么话,在我们中国人的地盘撒野,也不拜拜码头,爷是谁。”

“谁洋鬼子,我杨桥的。”

杨幂摇摇头,如果不看外貌,杰克跟普通村民没区别。

“咋地,找抽?”男人站了起来,身旁二男一女也跟着一起,手握拳头。

杨幂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息事宁人,刚站起身,李丹就破口大骂,“想死啊,杰克,甭怕,就是一纸老虎。姐给你撑腰。”

杰克也有点心虚,额头上开始冒汗,站起来跟陌生男子对立。

“单挑。”

“就单挑。”

回头问杨幂,单挑啥意思。

杰克润了润喉,跟着陌生男子到了停车场。

停车场很宽敞,作为格斗场所特别合适。

“开始。”李丹成了裁判。

双方拳脚并上,杰克在身高上吃了亏,对方的肉跟棉花糖一样,打进去就弹回来。

“你的赢面很大,他虽然高,但体力和速度不如你。”

“你确定?”

杰克用几乎是恳求的眼神望着她。

“这个嘛,我也不是很笃定。”

杨幂想把杰克拉下场,对方不乐意了。“想跑,门都没有。阿拉把门堵住。”

“谁怕啦?”杰克再次上场。

第二回合。

“别让他受伤了。”杨幂盯着李丹。

“不会的。”

不到一分钟,杰克脸上就挂彩了。

“打架是难免的。”

双方打得难解难分。当杰克给了对方一击重拳以后,迅速抽离,很快,对方竟倒下来,想象一下,一头大象倒下来的场景。

“漂亮,他都流血了。”

杨幂慢慢擦着杰克鼻子里的血。

“又逞能。”

等了一两分钟,不见对方起来。杰克也纳闷,拳头也不重啊。

很快,大家就听到对面几个人四处哀嚎。

“死了。”

“咋整的?”

胡华脸色铁青着。

“是副队。”

杨幂心想,总算可以看一次大队长生李丹的气了。

“哎。”

“胡队,如果不是副队让杰克去打架。”

话还没说完,胡华就插嘴道,“你说得对,如果不是她插手,就不会那么快发现该男子早已中毒。”

这也行?

杨幂在心里叫屈,并暗自揣摩,副队是不是你家失散的亲戚。

“是我没想明白,洋人就是太冲动。幂幂,他有没有暴力倾向?”

如果说谁有暴力倾向,应该是我吧。杨幂呵呵一笑。

“他对我很好。”

“这起案子交给宗盛。”

那可是副队的死敌。

副队是个极容易树敌的类型,作为她的死敌,对方其实也很无奈。不过,宗盛在死敌中也能进前三。

树敌的原因,估计二人都忘记了。

“副队会生气的。”

“你们都得避嫌呐,谁叫你们参与进去了。我也是没办法。”

晚上吃饭时,杰克也颇为关心,一开始以为自己失手杀人,脸色比以前更白。当时,李丹走上前,看上两眼就说,“不是被打死,是吸毒过量。”

果不其然,男子手腕上有注射过的痕迹。

“不是我,”其中一名男子喊冤,“是他让我打的,说可以增强肌肉力量。我不知道那是毒品啊。”

事实上,经检测,还真不是毒品。是一般的激素而已。

据该男子称,死掉的人叫史隆,是一家健身房的私人教练。一年前,出过一场车祸,一直在养伤,最近开始恢复性训练。

由于内心急切,类固醇是长打的药物。

该男子叫楚大,另一名矮小男子叫龙正,惟一的女孩叫秋雅,看起来不胖不瘦,可据说也是教练,而且肌肉不输史隆。

造成史隆死亡的针孔在腰上,第一回听说打在腰上,奇怪的位置。

“看起来不像瘾君子,瘾君子都很瘦。”

“他们也说,史隆没有吸毒的习惯,而且,他现在正在进行训练,半年后还有健美比赛,如果吸毒,会查出来,被禁赛。”

“会是自杀?”

“确实不像会自杀的人。队长也是朝谋杀的方向查。依现在的情况,凶手是三个人中其中一个,能在那段时间接触史隆身体的只有他们。”

“杀人动机查清楚了吗?”

“跟钱有关系。事实上,除了他们四个,加上一名没来的女子,五个人合资在人民路开了一家健身房,最近似乎为分红闹得不可开交,而且基本上是针对史隆。听说此人胃口太大,想一个人独吞。”

杰克“哇”了半天。

“昨天倒没看出来。没来的女子有不在场证明吗?”

“是个叫娄萧的女人,在和老公庆祝结婚周年,现场有近一百人可以作证,有照片,还有视频,清清楚楚,不可能作案。”

当时在场的就七个人,能接近死者腰部的,除了杰克就是另外三个。场面上的情况一览无遗,杰克根本没时间注射。

所以,凶手是在回合结束时做的手脚。

不过问题来了,四个人离那么近,谁有这种本事,在眼皮子底下杀人。

“一会儿她来了再讨论。”

“又来?你怎么不把她老公一起找来。”

“喊了,人家要写作,来不了。”

谁说美国男人懂情调?

“案子不归我们管,就别讨论了。”

“那可不行,”李丹一屁股坐下,“维护世界和平,人人有责。”

这和世界和平有鸡毛关系啊。

她一定是听说自己被排斥,对方还是死敌,有些不甘心。

“队长说了,不允许我们私自调查。”

“好,”李丹顿了顿,说,“我刚找法医问过,死者注射的是海洛因,静脉注射最快几秒就会死,腰部的话,估计也得二三十分钟。打架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推测死亡时间是在吃火锅的时候。”

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哇。那凶手就不止三个,所有在里面的人都有嫌疑。我记得他起身去过厕所,还去拿了调料。”

“你傻啊。我拿针扎你一下,你疼不疼。要不要大呼小叫一下。”

杰克摸着后脑勺,如果先打麻药呢?

“摄像头调了吗?”

“不给看。所以,咱们吃完一起去吧。”

杨幂有不好的预感。

“不去。”

“这顿我请。”

“不去不好意思。”

女人还真是现实。

去“寿喜烧”一切顺利,杨幂亮了警官证,店长跟着陪笑。看了十来遍,在案发时间内,有数十个人和史隆有过身体接触。

“停!就是他,他的手伸向了他的腰,速度很快。”

杰克也大叫。

“不是他。”

“是他。就他碰过死者的腰,手上还拿着长长的东西。”

“那不是针管,是小刀。昨天检查凶手的遗物,发现钱包被割开,里面的银行卡和现金都没了。”

“那也不能证明,他没杀人。”

李丹打开手机,是一张微博截图。

一名男子喜笑颜开地比剪刀手,右手拿着几张银行卡和一沓钱。根据发微博的地址分析,正是寿喜烧的卫生间,时间是得手后的五分钟。

“银行卡上的账号和史隆的一模一样。你见过这么嚣张的凶手?”

杰克啧啧称奇。

“你们中国人太有娱乐精神。”

“这是小孙给我发过来的,队长已经把他移交给盗窃组。”

以后,警察抓贼直接上微博就可以。

中国的笨贼何止一箩筐。一六年有俩笨贼还想抢劫马云呢。

“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不觉得。”

大家坐车离开“寿喜烧”。

“宗盛把楚大给抓了,正逼问呢。”

“若是他,要么是太傻,要么是太聪明。所有人只有他碰过针管,还要用针管杀人。这得要多好的心理素质。”

杰克突然说,“为什么不怀疑女人?推理小说中不都是弱不禁风的女人做了凶手。”

“那只是为了出其不意。我们家那口子就经常这么做,最近他不这么写了,因为被读者抱怨,写得跟天蚕土豆一样,看开头就知道结局。”

杨幂忽然说,“据内幕消息,那个叫秋雅的做过别人情妇,是个爱慕虚荣,很物质的女人,似乎和死者还有一段理还乱的关系。”

情杀?

杰克又脑洞道,“还有另一个女人啊。”

三角恋?这么狗血。

“去健身房,疯了吗?”

一大早接到李丹的电话,杨幂还在刷牙,杰克听到也很赞成,听闻健身房美女多,想见识一下。

“不去。”

“我去吧,在哪?”

“人民路。还不是想查案子。”

“她真是一个正义凛然的女汉子。”杰克满口称赞。

正义还是算了,其实就是跟宗盛怄气,这么多年,还不了解她。

“那就去吧。”

事实上,杨幂的小心思很明白,万一杰克被某个线条流畅的女人勾引走,岂不亏大发。现在,要找一个对自己百依百顺,还是外国佬的,难。

到健身房已是下午三时,来之前,杨幂特意化了妆,穿得很有风情。

李丹见状,问道,“晚上要开房?”

杰克猛地回头看杨幂,怼得杨幂很尴尬。

“女人出门都这样嘛。”

“我就没有。”

“所以,你不算女人。”杨幂忍住没说,由于出汗,妆有点花。

“我休息会儿,你们帮我盯着,”李丹指着在左前方给学员做示范的女子,肌肉线条分明,又长着可爱的面庞,丝毫不输男性,“她是秋雅。”

杰克看得忘我。“真的是几天前那个女孩?”

杨幂掐了他大腿根一下,疼得他脸都红了。

“女人有肌肉,好恶心。”

一转眼,李丹就不见了。

“我们也来玩玩吧。”

李丹和一名身体单薄的女子在聊天,看起来很投机。再回来时,杰克一头的汗水,杨幂则悠闲地坐在一旁喝可乐。

“走吧,我刚办了一年的VIP会员,记得替我来锻炼。”

宗盛从胡华办公室走出来,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看见杨幂,连忙上来,说道,“幂姑娘,可曾想起在下?”

整个局里都知道,宗盛追过杨幂,被无情地拒绝。

死皮赖脸的哈巴狗嘛。

“李大哥,有何贵干?”

“我听说,案发时,你们都在,特意来问问当时的情况。”

“不是抓到凶手了,还问什么。”

“他死不承认啊,我们又没证据。”

“该说的不是都说了,”杨幂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你还信不过我?”

宗盛见无旁人,悄悄走近。

“实不相瞒,从这孙子嘴里就撬出一条信息,原来,史隆不仅是个情圣,还喜欢敲诈勒索。别看他五大三粗,心思可一点也不粗,是个狠角。”

倒是头一遭听说。

“他都敲诈谁?”

“据楚大说,他们四人都有把柄在他手里,因此,唯他马首是瞻,最近他为分红,用把柄相威胁,想多得钱。据说,他手上的把柄足以让人身败名裂。”

宗盛对着她笑嘻嘻。

“我可是念旧情上,才敢告诉你。”

谁跟你旧情啊。

“你怎么不把他们都叫过来,一一盘问?”

“我就是来办手续,搜查四人的家,好找到杀人的海洛因。”

谁那么傻,会把毒品好端端藏在家里。

再说,过去好几天了,想转移还不容易。

可是,还有一点被杨幂忽略了。即便毒品被转移,查一下谁吸过毒还是不难的。果不其然,第一天就发现了龙正。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瘾君子。

在他的身上,有许多针孔,经过对血液检测,含大量海洛因,与杀人的海洛因一致。

更有利的证据是,抓他的时候,他正在吸食,面前还摆放了一堆吸毒的专业工具,根本无法抵赖。

在餐桌上,李丹非常气愤。

“哪里有这么白痴的凶手。”

杰克加入讨论。

“原来凶手这么头脑简单。”

“队长已经同意结案了,龙正好像也点了头,不过,恐怕得先送戒毒所,审问的时候,头脑还是昏昏沉沉的。”

“不作数。”

李丹又不服气了。

“谁也不会乱承认,那可是杀人罪。”

“很明显,他神智不清。”

“当时,他就坐在史隆旁边,往腰上打针再容易不过,况且,那天史隆喝了酒,或许那就是他感觉不到疼痛的原因。”

“太牵强。”

杰克说,“他的杀人动机呢?”

“他说过了。之前他们五个人素不相识,是在一个交友网站上认识的。当时,史隆是放贷的,四个人缺钱时,都拿自己最贵重的东西作为抵押,两个女孩用裸照和视频,两个男人给了他曾经犯罪的证据,楚大以前是某公司会计,贪了一二十万,龙正是小混混,曾失手误杀一名警察,幸而没被发现,如果不是毒瘾发作,根本不会拿这种事换钱。”

李丹眼睛忽然瞪得老大。

“有说那警察姓什么吗?”

“有。姓侯,叫侯俊杰。当时还很年轻,后来在一次回家的路上掉进了河里,由于当时下雨,水势太大,脚又被水草缠住,最后不幸遇难。据龙正交代,侯俊杰当时发现了刚买完毒品的他,跟至河边,不小心掉了下去。”

李丹又恢复老样子。

“案子结束,我们要不要喝一杯?”

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慢吃,我有点事先走了。”

嘿,谁买单啊。

她一次也没回头。

第二天,杨幂从队长处得知了李丹昨晚的去向。她找“寿喜烧”要求重看监控录像,对方说都被宗盛拿走,大半夜打电话给胡华,结果胡华那个爱吃醋的老婆接了手机。

“我到底哪里对不起她?”

杨幂看着胡华脸上的巴掌印和疑似被猫抓的爪印,目光呆滞。

“你说,我是那种好色之徒吗,她怎么就不听我解释。”

“嫂子是太害怕失去你。”

真的是非常害怕,杨幂冷不丁看到胡华脖子上的皮肤都被抓破了。

“那,她现在在哪?”

“看录像呗。”

这你还让她看,一首歌跑进杨幂的大脑:“确认过眼神,我遇到对的人。”

有这样的上司,何求?

监控录像大家都看过,谁都没看出任何不寻常之处,莫非是主角光环太耀眼。

晚上,李丹又把大家约在一起。

杰克说,“今天不想喝。”

“喝什么?”

“庆功酒啊,你昨晚说的。”

“案子还没结,你们倒想着喝庆功酒,叫我怎么说?”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难道以后每句话都要录音,算了,即使录了,她也会死不承认,说是找人做的。

“不喝酒,找我们来干嘛?”

“我知道凶手是怎么杀人的。”

“我们也知道,注射海洛因啊,”杰克呆头呆脑地说,“莫非是可卡因?”

李丹像表演魔术般的表情看着大家。

“是海洛因,但不是传统的注射方式。”

从李丹两次似乎发现了什么,又什么都不明说就知道,最后,她一定会给读者一个本格的解释。她呀,就是一个很本格的人嘛。

套路,全是套路,腻不腻。

杨幂摇摇头,明知道她一定会说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而且结论只有在推理小说中才说得通。

她是死侍,可以突破二次元,知道自己是在漫画世界/小说世界?

算了,还是听她说吧。

脑残作者啊,写推理小说只是为了搞笑吗,万一编辑退稿可不要怪角色不努力,还是怪你脑容量不够吧。

“你说。”

杰克来了劲,一副翘首以待的样子。

“早知道事情不简单。”

李丹从包里拿出一个很长的布,通体黑色,中间有一个袖扣,有些像拳王腰带。

“认识它吗?”

“印象不深。”

“是它。它不是一直到死都戴在史隆腰上的吗?”

杨幂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一根普普通通的腰带,只是略长,有近两米。翻开胸扣,竟有一个按钮,好奇之下,想打开,却怎么也打不开。

“不是那样。”

李丹拿过去,系在杨幂腰上,果然是杨妖精,腰特细,足足绕了七八圈。杨幂不解,却也懒得争辩。

杰克开心地说,“很好看的样子。”

“还很好用呢。”

“好用?”

“对啊,它可是本案的凶器。”

“这东西要怎么成凶器?”

李丹嘱咐杨幂,你把它慢慢解开试试。杨幂只得试着去解,解得很轻松。杰克脑门一激灵,在摄像头里,他清楚地看到死之前的史隆吃撑了,也这样解过腰带。

解到只剩两圈时,袖扣里突然弹出一根类似针头的东西,像魔术表演里的伸缩剑一样,只有一秒不到就缩了回去。

杰克吃惊地说,“黑科技啊。”

“凶手就是这样杀死了史隆。”

杨幂出了一头的汗,里面不会还有海洛因吧,以李丹的性格,她很可能会忘记。

“要死了,要死了。”

“哈哈哈,这是复制品啦,我找人按照原版来做的,是不是很逼真。事实上,并不难做。花了我几千大洋,找胡队报销吧。”

杰克一脸惊喜。

“你也知道凶手是谁?”

“差不多吧。”

凶手也太好猜了吧,五个人中排除了三个,就剩下两个女人,一个是秋雅,一个是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娄萧。

一般本格最喜欢选的罪犯当然是拥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

“是娄萧。”

本以为杰克的回答会让李丹大吃一惊,不过她没有。

“也太好猜了。”

李丹故意卖关子,“可你们不知道她为什么杀人。”

因为裸照、视频?

才怪,人家是标准九零后,有这些,能像兽兽一样出名也可以。给一个人看是看,给十几亿人看也是看。

“是因为那个死去的警察。”

杨幂的答案真正令李丹吃了一惊。

“你知道了?”

“你当时叫得那么大声,想不知道也难。于是,我请宗盛调查了一番,发现娄萧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叫娄俊杰,是个警察,因为不幸落水而亡。她和史隆是情人关系,肯定从他口中得知了这件事。这才是她的杀人动机,至于史隆,是附带的,为的是栽赃嫁祸。”

所以,奉劝作者们,知道答案也别像金田一一一样大喊,“以爷爷的名义”或,“一切答案都揭晓了什么的。太做作。

李丹脸色忽然铁青着。

“你请宗盛调查娄萧,不等于告诉她凶手吗?”

“他没那么聪明。”

“话说,你是怎么把证物偷出来的?”

李丹大大咧咧地说,“案子破了,就不是偷,是借。我已经还了,谁会知道。”

千万别让胡队知道。

以胡队的作风,肯定不会罚她。

已经撑不到月底了。

“她来了。”

谁?大家都偏过头去,是上回去健身房,跟李丹聊天的瘦弱女子。

想必这也不是悬念了,她正是本案的凶手——娄萧。

“你们好。”

凶手还真是有礼貌。

“之前听你对案情的分析,真是太了不起了。怎么会想到我?”

“因为,你是最不可能的人。”

想法还真是很本格。

把她叫来是听赞美的吗?

杰克把手伸过来。“您的手法太精彩了。佩服佩服。”

佩服你妹。

“我也是一不小心就完成了完美犯罪。”

杨幂摇头,怎么成表彰大会了。

“海洛因是你从龙正那偷的?”

“嗯。我拿小动物做过实验,非常成功。”

“残忍。这个机关也是你设计的?”

“是我过世的父亲,他是机械爱好者,家里有好多这样的机关,”娄萧是一个得体的凶手,她叫了一杯咖啡,“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想问?”

“你和哥哥的关系很好?”

“谈不上很好,在不同的家庭长大啦,可是,毕竟是有血缘的,报仇理所当然。”

这时,李丹咳嗽了一声。

“警车来了。”

宗盛气宇轩昂地走进来,和大家握手,包括凶手,就是没有李丹。

“辛苦。”

“你也是。”

“凶手小姐,请跟我们走吧。”

警察带走她之前,娄萧礼貌地跟大家告别。

宗盛想,凶手都这么漂亮啊。

其它警察走了以后,宗盛却留下来了。

“好久没吃火锅,今天不醉不归。”

他毫不客气地坐在杨幂身旁。杰克大度地一声不吭,这时,李丹突然站起来,“我想起来了。”

“什么?”

“我跟你怎么闹翻的。一定是这样。”

就猜到是这样,她就是一个糊涂虫。

“我把你摩托车给炸了那回。”

大家回头,果然是你干的。

“不好意思,那天喝多了,刚好你摩托车漏油,顺手把打火机扔那了。”

宗盛摇头。

“其实,我不记得了。”

俩糊涂虫。

“既然你们都不记得怎么闹翻,化敌为友吧。”

二人都不同意,齐声说,“那怎么行,都已经是仇人了。做人要有始有终。”

什么跟什么,哪来的歪理。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天下有丹郎。”

杰克,你怎么玩起《琅琊榜》了。

“干杯。”

李丹先干为敬。

作者:白羊座张文君

第一百二十八章:侦探阿加莎之女尸体谜案<< 上一章卡布奇诺的忧伤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掘墓人一次偶然的路过,惹上幽魂三头狗;一次解救活动,发现了战国古墓;一次盗墓活动,揭示了三代人的恩怨纠葛,引发了对未知的无限探求……作者:大头狗分类:盗墓
  • 尸人难行那一天,我在船上看见一位红衣女人向我招手……从此以后,我开始一步一步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作者:大斑马分类:灵异
  • 鬼语者一场大雨,一根黑发,耳边靡靡低语,诉说着令人心悸的故事···作者:贝壳分类:恐怖
  • 妻子的秘密我老婆是时装公司模特,每个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当模特的漂亮老婆,可是最近我却发现,我的老婆好像……出轨了……作者:银蛇郎君分类:都市
  • 寻尸人我本是寻尸人一枚,帮助尸体回家是我的职责,可是谁料半路竟杀出来了一个老鬼硬是要替我寻尸护我一世安宁……作者:分类:灵异
  • 末世求生法则重生之后,暮雨只想跟父母好好地活下去。可是总会有麻烦找上门。作者:苏苏砾分类:灵异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

网站地图